高丙中教授发表主题演讲:中国人类学的世界社会及其民族实践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800次    发布日期:2014-7-17

   

20147月15日上午,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单位主办的第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在中央民族大学开幕。开幕式在中慧楼第一会议室举行。开幕式后,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龚浩群副教授主持下,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高丙中教授作了精彩的主题演讲。高丙中教授演讲的题目是《中国人类学的世界社会及其民族实践》。出席开幕式的各位领导、嘉宾和六十多位工作坊学员共同聆听了这场演讲。

  高丙中教授以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举办“史密森民俗生活节”为引子提出“我们”这个概念的包容度问题。对于“史密森民俗生活节”的参与者而言,无论种族与国籍,都构成一个参与活动的“我们”。高丙中教授进而引出了“世界社会”的概念,他认为,世界社会的意义在于引导我们找到一个终极的“我们”。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自我”与“他者”是一个对立的认同,我们常常强调二者的区别,但在这一区别的背后隐含着一个终极的“我们”的概念从哲学上来说,如果两个东西是对立,在背后一定有一个东西包含着对立的双方,而这个东西就是终极“我们”。高丙中教授再次以“史密森民俗生活节”为例,指出“世界社会”已经从一种观念、概念变成一种经验性的现实存在此后,高丙中教授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例,指出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入世界名录的的同时,由我们共享变成了世界人类的共享,由此“我们”的内涵发生了相应的变化。

此后,高丙中教授对“新制度主义的世界社会研究”这一概念进行解释。高丙中教授指出新制度主义的世界社会研究认为世界社会是一个现代制度的产物,这种社会特别强调组织、机构的作用,诸如贸易、教育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在现代社会中,教育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作为一种种西方文化秩序,现代社会的建立而是靠教育在全世界的普及实现的。目前世界已经步入全球社会的阶段,我们的行为会产生互相的影响因此“我们”这个概念的认知与反思就不可避免。对于当前世界社会的现状,终极的“我们”是靠什么来支持是需要人类学研究反思的。

    高丙中教授对世界社会这个概念进行阐释。高丙中教授指出,社会是指由个体到“我们”所具备的时空条件,而世界也是具有时空性的概念。世界在社会中,世界是一个社会。社会延展到整个世界,就成为世界性社会。高丙中教授为学员们简要介绍了“世界社会”的兴起、构成与现状,指出“世界社会”固然是在西方世界早期殖民扩张、政治、军事等力量推动下形成,但真正成为一种新的价值体系,真正为终极的“我们”认同的形成提供条件还是在二战以来。目前“世界社会”已经具备突破了西方文化秩序的可能

  明晰了“世界社会”的概念后,高丙中教授分析了人类学与世界社会的密切关系。他强调人类学注重的是对于“他者”的研究,但在“他者”的对举中会发现“自我”与“他者”的存在。人类本来是一家,也终归只是一家,自我与他者的对比是事实存在的,自我与他者之间的区别与认同是历史的“我们”与归属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人类学的知识促成差异中的各自认同,同时也在不同社会之间建造联系、搭建桥梁。在一个社会割据的时代,人类学努力寻找人类的共通性,让人类之间不同成为历史阶段的不同。

最后,高丙中教授展望了明日的世界社会,并对世界社会对海外民族志研究提供的期望和目标作出阐释。他认为,中国人类学界的海外民族志研究应该从中国出发,到世界之中,通过对海外社会的研究建立一种新型的“自我”与“我们”的观念体系以人类学的专业修养用中文呈现中国人类学对世界的发现与理解,构成了中文学术中从来没有的一个世界社会

 

       报道人:第三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香港中文大学硕士研究生 傅禄佳

                        审阅:张青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