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宇博士发表演讲:疑与信:中国和澳大利亚社会组织合法性比较研究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657次    发布日期:2014-7-27

 

2014718日早上八点半至十点,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第三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春宇博士作了题为《疑与信:中国和澳大利亚社会组织合法性比较研究》的学术讲座,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的韩俊红博士主持此次讲座。在这次讲座中,杨老师结合自己在澳大利亚的田野调查经验,从澳大利亚的社会组织研究和中国社会组织研究两个方面展开,简要对比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社会组织。杨老师的讲座讨论了海外民族志的前沿问题,内容生动,形式新颖,学员积极参与讨论,讲座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杨老师从20055月到20065月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通过做义工和志愿者的方式,进入对少儿足球义工俱乐部和澳大利亚联合教会的研究。在少儿足球俱乐部中,杨老师深切地体验到了澳大利亚社区的志愿者精神,以及社区成员对公平竞赛的执着。对于澳大利亚联合教会的研究,则突出了宗教的独立性和教会对社会公益的关注。因为体育俱乐部是一个互益性组织,而教会是一种公益性组织,本研究就是为了看平等话语是如何通过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组织被自发而持续地再生产出来。杨老师提出,对于少儿足球俱乐部和澳大利亚联合教会的研究,其目的是为了寻找澳大利亚社会公民的组织基础,探寻这些社会组织背后的文化逻辑。通过这样的调查,希望讨论澳大利亚的平等话语,以及如果说中国是一个阶序社会,那么澳大利亚这个崇尚平等的社会是如何可能的?

杨老师首先对比了澳大利亚的体育组织与教会,体育俱乐部作为一种互益性组织,重视自我服务,属于一种世俗的社会关系,它的志愿者多是白领、男性和中年人,他们做志愿者的动力是为了关心参与这个组织的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们并不特别关心社会上的不平等现象;教会作为了公益性组织,重视传播福音,属于一种神圣的社会关系,它的志愿者遍布各阶层,但多是女性和老年人,他们做志愿者的动力是为了融入人神关系和人际关系,他们特别关爱弱势群里,关注社会的不平等现象。虽然它们在各方面都有不同,但是他们都是澳大利亚公民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用不同的方式再生产着主流平等话语。

杨老师通过运用德里达、皮尔士的符号学理论以及分延和符号三角(符号、对象、符释)的理论视角,得出结论:西方的罗格斯使得西方民众重视言说,民主政治造就了善于展演的个人,一个社会的主流理念得以被不断再生产、强调,成为毋庸置疑的社会共识。无论是体育社团还是教会,都死用一种平等的系统离开解释不平等,转化不平等。体育社团使得参与的人们从不平等的实力经平等的竞赛实现不平等的成绩,它强调的是秩序的平等;教会通过参与的人们对神有不同的信心,在人间体现为侍奉的行为,决定其得救与否,强调机会平等。

之后杨老师将视野拉回中国,思考中国的社会组织状况是什么?背后的文化逻辑何在?为什么澳大利亚的教堂在社区里,而和徐总过的寺庙宫观都在深山?归根结底,我们想关注的问题是:中国民间社会的形式与精神何在?社区中固有的、能激发人们精神力量和热情投入的组织何在?

通过三年的在中国寻找澳大利亚社会组织的功能对等物,杨老师认为中国也有社区宗教,只是趋于偏僻和弥散。中国人的宗教热情一直都在,并没有随着官方宗教被赶进深山。社区里一直都有制度性宗教。传统新中国社会里的社会组织是帮会与教门,也就是所谓的“地下社会”,中国社区性的制度性宗教是所谓的“秘密宗教”。从元代至今,中国社会中的自发性横向组织是一部被压抑、被污名化的历史。社会约等于江湖,mateship约等于义。中国的社会组织及其文化逻辑的答案不在NGO,步子啊宗族,不在今日,而在于传统中国社会。一个迥异于进步话语的事实是,今日澳大利亚社会组织的功能对等物要到70年以前的中国区找。费孝通先生区分了传统中国社会的四种权力:皇权、绅权、帮权和民权。杨老师认为,在费先生的理想中,四种权力应该过渡为中央和基层政权、社会团体和民众的同意权,但历史没有这样发展,他也没有来得及研究帮权——真正的中国“社会”。

最后,杨老师给出了关于中澳社会对比的暂时性结论:中国与澳大利亚的真正区别不在于有无社会组织,不在于有无平等话语,而在于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澳大利亚的社会组织是真正的志愿者组织,由公益精神驱动,接受税务监督,依靠政府、企业和民间资金运作,不回避收入性经营。政府的监管直接而有效。在高效率、高技术含量运作的背后,是社会无可置疑的先在合法性,是举国上下对社会组织的信任。中国的合法社会组织多有政府或境外背景,大多数甚至没有资格登记,他们受到政府的严格审查,但审查的目的不是为了规范其行为,而是限制其发展。历史上社会组织的“滋蔓”时期合法性始终受质疑,甚至连民众都不敢信任社会组织。这直接制约了中国人的公益精神和结社热情,妨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

针对杨春宇博士的讲座,工作坊学员就中国公民社会、社会组织和NGO今后的发展前景进行了探讨。杨老师认为,首先外来的公益组织要“落地”,与本土社区相结合,同时,中国本土的传统社团要在组织形式方面有个一现代性的洗礼。这将会推动中国公民社会今后的发展,杨老师对中国公民社会今后的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

 

报道人:第三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汉学中心 张雪洋

审阅人:张青仁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