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云翔教授发表演讲:民族志研究的几点反思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3272次    发布日期:2014-7-27

    

2014721日上午八点半至十点半,在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三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国际著名人类学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系主任阎云翔教授发表了题为 “民族志研究的几点反思”(Reflections on Doing Ethnographic Research)的精彩演讲。讲座由张海洋教授主持,包智明教授及工作坊全体学员旁听并参与讨论。

阎云翔教授指出,民族志是人类学的安身立命之处,虽然目前许多学科和行业都在开展田野调查并以此为基础生产文本,但人类学的田野调查和民族志却有着与之相区别的特殊之处,即它们始终强调当地人自身的观念和解释,用一种由内向外的视角来认识研究对象。然而如何进行民族志研究,在现在和在一百年前是不一样的。如今我们若像马林诺夫斯基、费孝通等人那样将一个社会面面俱到地描述一遍,并不能完成一部好的民族志。这主要是由于现在我们需要面对两个趋势:一是社会的全球化趋势,二是社会内部的个体化趋势。前者使得我们过去追求的那种由内向外、由下向上、由当地人给出的完整解释不复存在(虽然这在过去是否真的存在也是值得怀疑的)。后者则导致社会文化日益多元化和碎片化。在这样的情况下,民族志研究应当注意到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我们的田野调查应当采用一种动态的和联系的视角,将小地方放置在一个大的情势中进行考察。尤其是要对当代的重大问题抱有关怀,而不是只看到自己的村子,忘记了村子背后的大事。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处理好三个环节,一是将小地方与大背景联系起来,二是处理好地方社会内部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信息,三是将田野中那些碎片化的个体重新带回到家庭、社区、社会、国家、全球进程这些大的群体的层面上来进行理解。

第二,我们应当平衡访谈和参与观察这两种方法的使用。在田野调查被发明出来之后的早些年,参与观察曾是一种被格外强调的方法。但随着人类学越来越强调从本地人的观点来看问题,尤其是在经历了阐释人类学、反思人类学的现象学的风靡之后,如今田野调查普遍呈现出一种重访谈而轻参与观察的趋势。然而这种倾向是不健康的。参与观察和访谈都是人类学田野调查的重要方法,二者各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也存在着一些劣势需要对方来弥补。如今我们从事田野调查,需要恢复对参与观察的重视,将二者配合起来使用。

第三,要完成一项好的民族志研究,不仅要做好田野调查这项前期工作,还要做好民族志书写这项后期工作。为此,我们要生动地展现研究对象的主位观点,表现生活流动的过程,最重要的是从诸多的故事中挑选出好故事来。所谓的好故事,就是那些具有潜在分析之处的故事。这意味着,重要的不是故事的讲述而是对故事的分析,这需要到对大情势的理解,浅显清晰的语言,和精心的排列与裁剪。要获得这种分析能力,一方面需要对日常生活的关注与热爱,即对生活现象本身抱以一种好奇而非主观拒斥的态度;另一方面则需要一定的将点串联成线的能力。

此外,阎云翔教授还分享了他对于民族志研究的一些心得与体会。例如,他认为田野调查是人类学者的“成年礼”,同时也是一种可以延续终身的探索世界的方式。在时间等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的田野调查不应只是根据某个研究框架来收集资料,而应当开放地面对田野中的所有信息。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认识我们的研究对象。而那些曾经看似与研究无关的信息其实也有宝贵的价值,能够为我们的学术研究提供丰富而持续的滋养。又如,他指出目前人类学的学术训练普遍忽略甚至剔除了人类学本有的对人类主观世界的体察与领悟,而这恰恰是我们今天从事民族志研究应当继承和发扬的。

阎云翔教授的演讲为工作坊学员们带来了许多发人深省的观点和切中肯絮的意见,引起了诸位老师和同学的热烈讨论。张海洋教授就如何处理和挖掘民族志——尤其是海外民族志——的场景的问题与阎云翔教授进行了讨论。阎云翔教授回应道,人类学是关于他者的学问,我们通过研究小地方来探讨的大议题,首先要植根于我们对己身社会的关怀,如果有可能,再推进到对整个人类社会而言具有某种趋势性的重要议题上。同学们则就如何处理研究者因过度关注某个主题而产生的过度诠释、如何在自我阐释的同时给读者留下充分的阐释空间、如何将点串联起来、主题与问题的关系及其切入的方法、应该用何种语言来书写民族志等问题与阎云翔教授进行了交流。还有的同学则与在场师生们分享了自身的田野经历和听讲感受。

第三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 曹何稚

审阅人:张青仁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