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蛟教授发表演讲:移民理论与中国经验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978次    发布日期:2014-7-25

2014年7月15日,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所研究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三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在中央民族大学正式开幕。7月17日上午八点半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潘蛟教授为工作坊学员作了题为《移民理论与中国经验》的精彩讲座,并与工作坊学员就相关问题进行了交流互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中心副主任张海洋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潘蛟教授首先介绍了关于移民问题的国内外文献和主要的理论流派。他谈及国内学界探讨人口迁移的成因时将城乡人口流动视为一种经济转型的看法是受到了新古典经济学理论的影响。新古典经济学理论主张劳动力供求的区域差异造成人口流动,迁移的决策是基于成本和回报算计。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学者包括阿瑟·刘易斯和费景汉等。该理论流派所存在的不足之处是将人口迁移的成因看成纯粹经济性的,忽视了社会、政治和文化等因素。

潘蛟教授接下来介绍了移民新经济学理论。该理论批判了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将人口的流动基本看成是个体的经济行为的主张。新经济学理论强调移民的抉择不是个体而可能是集体的一种抉择。此外,新经济学理论将迁移视为一种经济风险保险,其中相对缺失感具有重要意义。该理论主要是用于解释第三世界人口向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迁移,认为工资差距未必能终止迁移,而完善市场和收入分配以及消除相对缺失感等对终止迁移也很重要。该理论流派较之新古典经济学理论较多地注意到了迁移的社会嵌入性,但基本上还是属于经济学的解释。

潘蛟教授介绍了第三个理论流派即双重市场理论。该理论流派主张劳工移民是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结构的必然需求。迁移更多地是由流入国的拉力,而不是输出国的推力所造成的。例如属该理论流派的学者Piore Michael J.认为这种经济发达国家的内在需求主要出自其以下的四个特征:第一是“结构性通胀”。实际上工资不仅反映供求状况,而且也是对与工资相关的职业地位和荣誉的确认。底层劳工涨工资会导致各个阶层需要相应地涨工资的压力因而通过雇佣移民劳工来避免底层工资上涨是有必要的。第二是动机问题。人们工作并不仅仅为工资而且也为社会地位。底层工作没人愿意干,因而资方需要寻找那些只为工资而不在乎地位和名声的工人,而移民劳工正好合适因为他们挣钱是为了在家乡构建地位和名声。第三是经济的双重性。资本是固定的,不用可以闲置而无需解雇,劳工则不然,其不用则可以解雇。因此有了相对固定的技工和普工、资本密集/基本劳工市场和衍生(secondary)劳工市场的分割。由于在本国劳工和工会权力的压力下, 资方倾向于把本国工人吸纳在基本劳工市场而把普工市场向移民劳工开放。第四是劳工供给的人口学。以前那种低工资、无地位和不稳定的工作主要是由妇女和青少年人口来充任,因为这类工作对于他们也只是过渡性和贴用性的而且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是根据他们的父母和家庭来确认的。但随着妇女的劳动参与、出生率的下降和正规教育的延展,这些都改变了上述状况。移民成为了必要而且是长期的替代。该理论流派将经济和社会因素结合了起来,认为工资和就业调整未必能终止移民劳工的进入。

潘蛟教授还介绍了与移民问题相关的世界体系理论。该理论流派认为移民是资本主义发展造成的边缘国家的农民破产和流离的必然结果。在边缘国家里,经济改革例如土地的确权等导致大批小农破产,成为了脱离土地的流动劳工。而原材料的开采促成了最初的劳工市场,改变了当地的传统社会和经济组织,从而推动了当地劳工的流动及其国际外溢。同时中心资本主义国家在边缘地区设厂招工的同时也在吸引他们流向中心资本主义国家。此外,资本主义中心国家在边缘国家为自己生产所建设的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也便利了边缘地区劳工的流动。当然还有文化的因素,例如曾经是殖民地的那些国家的文化殖民化也促成了国际移民。最后是全球化的城市的形成创造了对高端和低端移民劳工的需求。总之,全球经济在边缘地区的渗透构成了国际移民的催化剂,这体现在多个方面:催化了边缘地区的流离人口;前殖民地国家成为中心国家的移民的主要来源地;控制外来移民因为容易引起国际贸易纷争而变得日益困难等。由此看来, 移民与国家间的工资差距没有太多的关系,它更多地是由全球经济结构和市场创建的动力学所生成的。

 谈及迁移的持续问题,潘蛟教授介绍了网络理论、组织理论、累积性成因说和移民体系理论等。网络理论认为移民不是一种个体孤立现象,实际上移民通过亲属关系、朋友和同乡关系构筑的网络一旦在海外形成就会更容易地推动移民潮的绵延。组织理论认为移民自己组建协会,而这些组织会便利移民潮的持续存在。官方的过分监管会让这类组织转入地下,成为黑社会。累积性成因说的具体内容包括:前批移民的经济状况的改善会带来更多的移民;成功的移民常在流出地购买土地并闲置土地从而导致失地人增加,增生了更多的移民;成功的移民即使经营这些土地,也更倾向于采取多投入资金少用劳力的办法来从事生产,从而导致更多的人失业,成为移民;因为移民文化的形成和影响,一些地区飘洋几乎成了成年礼;移民导致输出地人力资源枯竭,进而又加剧了当地人的外移,而当地的教育的改善也会增加人们外移的动机;移民从事的职业会变成当地人不愿从事的污名职业,从而生成对移民劳工的需要等。移民体系理论主张移民流会形成某种具有一定的时空结构的体系,例如形成相对稳定的输出地国家和输入地国家,在这些国家的彼此之间会有更多的商品、资本和人员的交换,造成了数个国家可能归属于一个移民体系。

 此次演讲激发了学员们的热烈讨论,潘蛟教授就大家所提出的诸如国内东部地区的劳工移民问题、欧洲的穆斯林移民问题、加拿大的移民社会融入问题等进行了解答,师生之间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工作坊学员、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博士冯艳整理)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