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邦•普尔万多教授“当代印尼历史书写中的华人”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660次    发布日期:2016-11-21

2016年11月15日(周二)晚19点至21点,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74讲在北智楼201会议室举行,印尼加查马达大学历史系教授班邦·普尔万多(Bambang Purwanto)进行了题为“当代印尼历史书写中的华人”的精彩演讲。本次讲座由龚浩群副教授主持,中心师生以及其他感兴趣的人士聆听了本次讲座。

班邦·普尔万多是印度尼西亚加查马达大学历史系资深教授,他于1992年获得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历史学博士,曾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泰国清迈大学客座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东南亚历史与文化。

讲座伊始,普尔万多教授首先说明了他对于历史的看法。普尔万多教授认为,历史是当下对于过去的建构,历史书写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现实和神话只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普尔万多教授在这里区分了政治记忆和历史记忆,即民族叙事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种国家面向过去表达自身政治意识的方式,其目的是给民族认同以合法性。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共同体,在其民族的历史书写中,特定历史事实是根据实际的政治目的被排除在“历史”之外或包含在“历史”之中的。

随着这种思考路径,普尔万多教授介绍到,印尼的历史书写一直是政治民族主义和印尼中心主义的。这种书写实现了非殖民化(Decolonization),但没有完成非殖民主义化(Decolonialization),殖民时期欧洲中心主义的思想保留了下来,只不过换成了印尼中心主义的标签,这些都是民族主义的思想在作祟。民族历史是国家主导的历史,把社会排除在外,关键并非“记忆”和“遗忘”,而总是“否认”。对此,普尔万多教授总结为:“没有历史的人民,同样也是没有人民的历史。”

进入讲座的第二部分,普尔万多教授开始聚焦于华人,向我们展示了历史事实和历史书写的巨大区别。中国和印尼两国之间的交流渊源久远:最早被记录的爪哇特使访华发生在公元131年。从唐代开始,大量中国人访问了印尼的佛教中心。而到了十世纪,印尼诸岛都已经有了华人定居点。可是在如今的官方书写中,中国从古代印尼的佛教发展史中被排除出去了,人们往往只强调印度和印度教的影响。而当讨论到七世纪到十世纪间中国—印尼—印度三国繁荣的贸易、宗教和文化网络时,中国也是不存在的。

    不仅仅是佛教,印尼伊斯兰教的历史中也没有华人的身影。自十四世纪末满者伯夷王朝衰落后,伊斯兰教取代了印度教和佛教的地位。在官方叙事中,印度人和阿拉伯人是将伊斯兰教传播到各个岛屿的主力军,而华人穆斯林的作用毫无体现。而事实上,伊斯兰教从唐宋时期开始在中国就有了很大的影响力,在元朝和明朝进入快速发展时期。穆斯林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同时,中国与印尼诸岛的贸易和交流也日趋兴旺,然而这些重要事件从未被当作印尼民族叙事的一部分。

普尔万多教授认为,这一系列的缺失可以归因于殖民政府对于华人形象的“创造”。十六世纪末,荷兰人在印尼确立统治,改变了社会政治关系的模式以及当地的贸易网络,华人不得不适应全新的形势。荷兰当权者把华人培养成收税人、口译员和顾问,并利用他们控制鸦片、赌博、卖淫和酒精的市场,赚取大量财政收入。华人作为社会的“中层阶级”并且承担“特殊”职责,当权者一方面给予他们相对较高的社会地位,同时也严格地将他们与当地人隔离开来,设立特区在空间上限制其行动。这样,他们才变成了印尼社会中的“他者”。人们开始认为他们是讲求实际的机会主义者、拥护殖民统治的反民族主义者和天生的排外者,是“非本地人”(non-pribumi)。

可是这远不是历史的真相,在民族叙事和地方性叙事中存在着巨大差异。普尔万多教授从印尼饮食烹饪传统的中国渊源谈起,提出了华人群体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从七世纪开始不断进入印尼的华人移民来自不同时期的中国,信仰不同的宗教,有土生华人和纯种移民的区别,并且一边是商人和精英、一边是平民和劳工,这些都不能一概而论。普尔万多教授想做的就是解构单一的官方历史,消除近百年来被殖民统治者创造出来的华人形象的强势影响。要创造关于中国和华人的不同理解,其中的一条途径就是将更多的“人”放到历史叙事中,而不是只看到民族和国家。

在讲座的最后阶段,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提出了感兴趣的问题,积极地参与交流。在讨论中,普尔万多教授再次强调了历史撰写中学术介入的必要性,作为一位拥有人类学关怀的历史学家,他认为,必须以社会和文化史来补充单一政治史的不足,将地方性叙事变成国家叙事的一部分,以增加真正的理解。龚浩群老师也补充道,只有多关注“外人”,反思“自己”,我们的历史和现实才会更加健全。在龚老师的建议下,普尔万多教授向我们推荐了一些印尼历史研究的优秀英文著作,如M.C.里克莱夫斯(M. C. Ricklefs)、琴·格尔曼·泰勒(Jean GelmanTaylor)和阿德里安·维克斯(Adrian Vickers)等学者的作品。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2016级硕士生庄昳泱)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