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若•瑟牟迪、班邦•普尔万多教授“印尼历史与文化研究中的主要问题”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385次    发布日期:2016-11-23

    20161116日(周三)下午2-4点,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75讲在北智楼201会议室举行,印尼加查马达大学文化科学院院长普若·瑟牟迪教授(Pujo Semedi)和历史系资深教授班邦·普尔万多(Bambang Purwanto)作了题为“印尼历史与文化研究中的主要问题”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龚浩群副教授主持,中心师生以及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同仁参与了本场讲座,并积极参与了互动和讨论。

普若·瑟牟迪(Pujo Semedi)是印度尼西亚加查马达大学文化科学院院长、人类学教授,曾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人类学系、德国海德堡大学民族学研究院担任客座教授,也是印度尼西亚人类学协会(AAI)和加拿大亚洲研究协会等多个国际科研机构的会员。班邦·普尔万多Bambang Purwanto)是印度尼西亚加查马达大学历史系的资深教授,他于1992年获得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历史学博士,曾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泰国清迈大学客座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东南亚历史与文化。

本次讲座根据内容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由普若·瑟牟迪教授作了主题为“亟需开展的印尼人类学研究”的讲演,教授主要谈到了印尼人类学研究的不足、挑战和未来路径。第一点是研究客体,普若教授认为印尼的人类学研究应跳出过去为殖民主义服务的误区,真正聚焦于普通民众的需求与处境,在研究视角上采取本土的视角;第二点是研究范式,印尼的人类学长期受英法结构主义和美国的系统研究支配,不切合民众的真实想法。普若教授指出,当前印尼民众受困于世界范围内唯产能论的各种利益群体的纷争中,只有少数学者认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即环境意识的缺失,并提出开展对现代化过程的比较研究。第三点,教授提供了可行的未来研究的路径,即切合现实社会动态的综合研究、多点民族志以及人类学者的历史地理学训练等。

第二部分,班邦·普尔万多教授作了主题为“基于高校历史教授学习的印尼研究”的讲演。首先,教授介绍了印尼人文社会科学的高等教育现状,印尼研究不是区域研究而是不同学科的综合研究,印尼大学的历史系等同于印尼历史系,学习历史的目的是要研究和教学。印尼大学的历史教学课程主要是印尼历史的各个方面以及亚欧个别国家的历史。然后教授介绍了印尼历史书写的概况:印尼历史叙述的基调由殖民时期的科学、理性为主导转变为后殖民时期的意识形态宣传,后来又产生了印尼中心主义。最后,教授提出在国内变革和全球化的新形势下,历史有了更多的经济意涵,如何通过长时段的历史研究解决现实社会的问题是对历史研究方法论的挑战。

第三部分,中心的张海洋教授、龚浩群副教授以及北外老师对两位教授的讲演做了评议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张海洋老师从后现代的视角提出印尼历史叙述应注重本土性的社会文化观。龚浩群副教授则根据自己在泰国的研究经验提出不同于以往东西方的比较研究,认为亚洲国家内部相互开展比较研究十分稀缺,也很必要。龚浩群副教授还代表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向两位教授提出了相互合作的意愿。整场讲座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2016级硕士生 孟振)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