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力格教授“宗教与历史研究漫谈”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135次    发布日期:2017-4-18

201744日(周二)下午14:00-16:00,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邀请来自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的宝力格(Uradyn E. Bulag)教授作了题为“宗教与历史研究漫谈”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张青仁副教授主持。本中心同仁、学生和其他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全程聆听了本场讲座。张青仁副教授首先介绍了宝力格教授的职业生涯,并介绍了宝力格教授从历史变迁中审视蒙古族的历史变革,并通过历时性的维度来探究蒙古社会的转变过程,进而希望各位老师和同学能提出一些与历史宗教研究相关的问题,以便大家进行讨论。

宝力格老师回顾自己关于青海祭典的研究。他指出,清朝雍正元年1723年,,驻牧青海湖畔的蒙古首领罗卜藏丹津抗清起事,清廷派年羹尧、岳钟琪到青海镇压。在一次交战中,岳钟琪的部队遭遇困境,人困马乏,但是突然找到了水源,遂大获全胜,急报给雍正帝,北京欢呼雀跃,认为这是上天的眷顾,并举行了庆祝仪式。击溃叛军之后,清朝开始治理蒙古青海地区。蒙、藏间为了争夺草场而纷争了很久;清廷派钦差大臣召集蒙藏各部在青海湖畔通过祭祀青海湖神灵来会盟,商讨如何解决草场问题。他指出,这一研究所要表达的是宗教仪式与民族团结之间的内在关联。在20世纪初清朝垮台后,青海由回人马姓军阀所控制,但其又支持共和。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后,国民政府撤退到西南,因此西北少数民族地区成为中国抗战的生命线,因此如何处理当时地方与国家的关系就成为中国政界和知识界关注的议题。在一般的研究中,从上到下、从中心到边缘的取向往往是国家力量的逐级深入,但宝力格教授指出,他的研究恰恰要说明,这一区域的国家力量的深入,是通过蒙藏在反抗马家军阀的压制中将外部的中央当作中立和正义的力量请过来,而中央也是以祭海的名义介入边疆各族的纷争,提倡民族精诚团结。

宝力格教授所做的第二项宗教历史研究,则是关于九世班禅的。他指出,1923年九世班禅从西藏避居内地的过程是比较复杂的。在这个过程中,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内蒙古和杭州活动;九世班禅当时很有威信,有非常多的信徒,走到哪里,都有信众邀请他开法会。宝力格教授所关注的主要是他如何在内蒙古活动。他指出,当时章嘉活佛的活动和角色也产生了新的影响。清代民国时期的藏传佛教有四大活佛,藏区两位,内外蒙古两位。三十年代初出现了内蒙古为反抗省治的自治运动,主事者德王召集众蒙古王公来推动,但没有多少人呼应,于是就去五台山请章嘉活佛前往内蒙古以壮声势。这时候,九世班禅喇嘛也到了内蒙古。

在近代内蒙古的政治活动中,很多宗教领袖牵涉了进来;不同的宗教人士有各自不同的目的;但班禅和章嘉活佛,当时都是国民政府的领导人。换句话说,这两个人都带着国民政府的使命,安抚内蒙古人,让他们不要自治,要坚决支持中央抵抗日本侵略。然而由于他们不理解蒙古人当时所面临的危难,没有对国民政府对内蒙古的大汉族主义高压政策进行批判,所以失去了自身在蒙古民众中的道德高度。藏传佛教两大教主对内蒙古政治的负面参与引发蒙古人政界和知识界对藏传佛教的反思。宝力格教授通过分析近代蒙古人对“力量”的追求,进而解释了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被边缘化,蒙古人对佛教蒙古化的追求,以及成吉思汗崇拜兴起的缘由。

宝力格教授指出,人类学在历史、宗教、政治等方面都有其独特的视角,他自己的研究,归根结底在于认识和了解自我。在具体的研究中,往往存在着三角关系,而非二元关系,这值得我们加以关注。

远道而来的著名作家杨道尔吉先生等就就当时喇嘛为什么要参与社会政治革命、蒙古国的革命和内蒙古的革命运动之间有没有联系等问题,与宝力格教授进行了交流。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龚浩群副教授也结合人类学传统从下往上的底层研究与宝力格老师的政治精英研究领域,就人类学研究领域和方法,跟宝力格教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讲座在热烈的讨论与互动氛围中顺利结束。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16级硕士生代凌婕

审阅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袁剑副教授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