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力格教授“通向‘外亚’的‘内亚’之路:‘一带一路’与中国亚洲新秩序的构建”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166次    发布日期:2017-4-21

     201747日晚19点至21点,剑桥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宝力格教授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一层报告厅做了本系列最后一次讲座。此讲的题目是“通向‘外亚’的‘内亚’之路:‘一带一路’与中国亚洲新秩序的构建”。宝力格教授专门从自己所研究的蒙古议题加以展开,为在场的听讲者带来了一份豪华的学术大餐。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张海洋教授主持,袁剑副教授担任本场评议。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包智明教授、芝加哥大学人类学系冯珠娣(Judith Farquhar)教授等全程聆听了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宝力格教授由“内亚”这个概念谈起,进而引出了他自己所提出的“外亚”的概念。宝力格教授指出,目前在学术界还未有人提出“外亚”的概念,这本身就是个值得研究的现象。

       宝力格教授指出,不管是“内亚”也好,还是“外亚”也罢,都并非一个设限的概念。中国古代就有根据离中央的距离去衡量他地文明程度的理念,五服制度就是其中的代表。而“内蒙古”和“外蒙古”的称谓,就对应的翻译来看,所反映的是一种天下的概念。衡量内与外的概念是与中国中心有密切关系的。然而他强调其所提出的“内亚”和“外亚”不是传统的天下体系的恢复并拓展,而是基于内亚传统地理理念中不具备中心的表述。换句话说,内蒙古和外蒙古用蒙古语有两种表述,一是以北京为中心的Dotood MongolGadaad Mongol; 另外一个则是“地理身体”(geo-body),övör MongolAr Mongol,即身体的前胸后背,山的阴面和阳面、或沙漠的南面和北面。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内亚和外亚是什么关系呢?宝力格教授指出,边疆地区都生活着跨境民族,例如东面的朝鲜族区域面对的两个国家和鄂伦春族对岸俄罗斯内部的埃文基人等。这些国家还包括哈萨克斯坦等邻国。如果用自然地理的角度去看,他们是与自然相联系在一起而没有中心的。但在民族国家的背景下,这种定义却是不合理的。以民族国家概念框架来看的话,是必须要有中心的,并且要让边疆民族都向中央看齐。宝力格教授指出,这是一种典型的内向型民族主义,也是一种不自信的民族主义。其对自身的道德力量不自信,所以中央决策者往往采用一种非常的手段将边疆的人往中央聚拢。

然而,宝力格教授同时指出,当下的中国对自己的定义是有自信的,并且是外向的、向外看的国度。如果这是中国定义自己的方式,那么中国就需要同时重新定义自己的心态并调整对地理的认知,才能对外有更好的认知。而这就自然而然关涉道“一带一路”这个外向的战略和概念上来。他指出,中国当下的“一带一路”理念的提出确实是很好的,但同时也存在问题——即与此相关的一些基础问题尚不完善,没有得到很好的研究和解答。而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和解答就是当下民族学的责任,是民族学需要与时俱进的地方。

他认为,中国若要打造好“一带一路”的战略格局,其中的关键便是打造好民族政策。宝力格教授指出,这就要求领导者充分地相信内亚的各族人民,承认他们是平等的中国公民,并将它们视为宪法中规定的国家的共同缔造者,同时需要认同他们的异质性,因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与文化。至于内压与外亚之间所拥有的亲族关系,是不需要刻意回避的。

他进而认为,同一民族在国内和国外有不同的称呼也是内向型的民族主义心态的表现之一。不可否认的是,内亚和外亚人民有很多是同族的,因此内亚人和外亚人交往起来有相当的方便之处,即便他们在不同的政治国度中,他们也可以自由的来往。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民间外交”。

        讲到这里,宝力格教授提出了自己对美国的民族政策的看法,指出了其优点——即在民权运动后,美国出现了多元文化,这就意味着进入美国的移民的文化不需要被排斥与同化,即对他们怀有一种政治上的信任。他拿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举例,指出骆家辉首先明确了自己是美国人,是为美国服务的,其次才是个华人。华人被委以重任,充分展现出了美国对边缘民族的一种信任。这是宝力格教授觉得好的地方。他也同时指出,中国并非没有这种政治信任,他举了20世纪50年代中国驻蒙古大使就是蒙古人的例子,说明在中国国内,对少数民族的政治信任也是建立在稳固的政治经验基础上的,这是我们宝贵的政治遗产,放在今天却不可想象。这种不可想象意味着什么呢?宝力格教授指出,这后面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一种不信任。他指出,政治的充分信任是当前“一带一路”成功的必要条件。政治信任的优良传统如果无法坚持,就可能达不到既定的目标。

        对一个良好的东方式政体来说,中心需要“中正”,需要有道德,才能让边缘地区的民众崇拜并自发地向中心聚拢。要使边缘民众和中心团结在一起,重要的是运用道德加以折服,而非棍棒加以控制。只有这样,内亚才能真正成为中国通向外亚的良性资产,这是中国打造世界共同体的必要条件。国外媒体十分关注中国对于内亚公民的政策,因此中国对内亚公民的政策也影响着外者对我们的看法和态度。

宝力格教授指出,内亚公民的支持是中国通向外亚的重要桥梁,是非常重要的。充分的政治信任是这一建设的重要前提。他回顾了内蒙古自治区的历史,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在建国初的15年间一直是中苏、中蒙之间沟通的桥梁。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是和苏联、蒙古结合在一起的,就拿中国红军长征为例,其所走的两个方向,一条通往甘肃,而另外一条则走向内蒙古和蒙古人民共和国——他们最终在靠近内蒙古的延安扎根并发展壮大。他指出,从地理角度上说,内蒙古和蒙古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当时红军长征的避难所;而从政治上说,整个蒙古地区并非政治真空地带,蒙古人民共和国于1924年成立,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人民共和国,因此为中国共产党人向往在蒙古国避难并活动打下了深厚的政治基础。内蒙古当时又是蒙古族共产党人和共产国际领导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活动地带;可以说,是内蒙古在当时支持和保护了中国共产党。这也是中国的政治遗产之一。他以这个例子再次指出,“一带一路”不能只是金钱和交易的“一带一路”,内亚地区并不危险,不是需要中央去压制的地带。他在这里引述了内蒙古自治区创建者乌兰夫的“三个基础”思想,说明这些观念对我们当下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在乌兰夫同志的“三个基础”中,第一基础是政治基础,这意味着中央需要对内蒙古蒙古族党员给予充分的信任;第二基础是文化基础。这体现在语言方面。内蒙古自治区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而他们也需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要当地民众中进行宣传,就需要用人民听得懂的语言即蒙古语去进行。干部们需要学习蒙古语,而不是单单让当地蒙古族民众学习汉语;第三基础是经济基础,即需要认识到牧业经济是国民经济的一部分,要是想破坏它,就是破坏国民经济。农业和畜牧业需要互补。文革期间,曾有人说乌兰夫是用自己的思想取代毛泽东思想,因此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宝力格教授接着又从汉族人的角度进行了换位思考。他指出,历史记忆跟战争和征服有密切的关系,而历史上中原诸朝的亡国却常常与内亚相关。让汉族忘记历史,转而突然相信内亚人民也存在难度。他认为,作为内亚的人民,需要的是耐心等待一段时间,等待信任的来临,他对此表示有信心。中原对内亚边疆有几次态度上的变化,历史上的中原总是被内亚侵略或占领。到1911年之前,中原采取的一直是这种方案——修建长城,一堵(堵外部人进来),一防(防内部人出去)。从这个角度看,内亚给中原确实带来了莫大的伤害。他进而指出,包括他自身,作为少数民族的内亚人,应该持有一个愧疚的心理,也是需要向中原地区的民众道歉的。他指出,国家是有历史的,历史是有记忆的,相互道歉和解也许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

        在当今的中国学术界,学者们被动员起来,强调中原和内亚的不可分割性。不管是中国的“满天星斗论”、“多元一体”还是“漩涡理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有学者不再简单说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而开始讨论汉族的多元一体。因为汉族本身是有包容性的,而游牧人在中原本身是有正当性和合法性的。宝力格教授指出,中国的表述从过去对内亚的厌恶态度开始转向——即开始承认内亚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是政治信任的起点。当中央说自己是内亚与中原的混合体时,就有了一个相互信任的基础。这同时也是一种地理概念的转向。在面对外国侵略者时,中国学者强调中央之人和内亚之人都同时开始了一种“自觉”——即一起反抗侵略者的自觉,但问题是内亚人的主观能动性被‘代言’。乌兰夫的理论概念则坚持了内亚的主体性,以及内亚人的独立人格和尊严。

       宝力格教授最后指出,中国的国家地理是一种情感表述,在信任与不信任中摆动。对内亚的不信任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中国现在是一种外向型的国家,“一带一路”是自信和外向的具体表现,但问题在于,这种理念提出来之后,相关的基础概念却还没有完善。因此我们在其表述中看到了对中亚(外亚)国家交往时总是在防备少数民族搞自我独立。这就产生了一种新的地理——当中心和外国交往时,总是表现出了对内亚的不放心,防备其与外国的结交,担心中国与外界建立一带一路的联系时,中国的少数民族可能是一种阻碍。把一带一路搞好,使之同时成为民族政策的一种机制,作为通向外亚的一种内亚之路,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以人为本,实质性问题在于解决由信任问题带来的焦虑。如果给内亚民众一种政治上的信任,相信“一带一路”会发展得更好。中国对内和对外的总体实力,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不应该建立在消灭内亚族性和文化不同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承认并尊重多元的基础上。在“主体间”建立的价值体系所追求的或导致的一定是真正的和平。这样一来,中国或可真正成为中心,吸引并获得外亚的尊重,从而达到“四海无虞”之境界。

宝力格教授做完讲座后,袁剑副教授对此作了详细的评议。张海洋教授则代表中央民族大学对宝力格教授的到来以其精彩演讲表示感谢。同时,张海洋教授介绍了在座的校内外知名教授,大家各抒己见,对宝力格教授提出了感兴趣的问题,同时也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当前发展的见解和展望。最后,本次讲座在大家的热烈掌声中顺利结束。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16级硕士生林思颖

                    审阅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袁剑副教授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