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宽二教授“地球环境的走向与掌握其关键的中国——环境社会学的考察”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831次    发布日期:2017-4-27

2017420日(周四)1900-2100,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举办了“社会学名家讲坛”系列讲座的第54讲。中心邀请到了日本法政大学社会学部教授、法政大学大学院公共政策研究科教授、日本环境社会学会会长池田宽二教授做了题为“地球环境的走向与掌握其关键的中国——环境社会学的考察”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包智明教授主持,张海洋教授担任评议。本中心同仁、学生和其他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全程聆听了本场讲座。

在讲座正式开始之前,池田教授首先介绍说自己此次来华发现北京变化巨大、令人惊叹。与2011-2012年在中央民大访学六个月期间对北京冬季的体验有所不同,这次他感受到了空气和环境相对更好的春季北京。此外,共享单车遍布各处的这一环境友好现象也引起了他的关注。池田教授接下来的讲座内容主要从以下三大方面铺展开。

一、地球环境变化和全球人类应对

气候变化是地球环境问题中最受关注的问题,池田教授在本部分主要谈到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京都议定书》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2010年第一阶段结束时,二氧化碳排放已呈缓慢增长的态势。到2014年,全球二氧化碳年排放总量达到了330亿吨,目前为止仍然维持在这个水平,没有继续增长,但也没有下降。2015年在巴黎举行了气候峰会并推行签署《巴黎协定》,一年之内几乎世界所有国家都签署了。如此快速而大范围的签署是非常罕见。池田教授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中美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大国踊跃参与,尤其是中国特别积极。然而上次积极推动《京都议定书》的日本,却因为国内争议至今却仍未通过《巴黎协定》。池田教授主要分析了《巴黎协定》的五点内容,包括:

1.21世纪末,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根据IPCC的研究,目前全球温度已经比工业革命前夕上升了1度左右,若按现有趋势延续下去,21世纪末的最终上涨幅度将达到3度以上。)

2.21世纪下半叶,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吸收量达到平衡,即要将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全部吸收。(这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达成如此程度的共识。吸收二氧化碳的办法包括植物光合作用和将其固体化沉入海底。)

3.各国自主设定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并每五年更新一次,新的减排目标要高于之前。(池田教授认为这对中国比较适合,因为中国政府实行五年计划的机制,这样中国的发展规划与环境政策可以协调一致。)

4.发达国家与资金充足的国家应对欠发达国家与地区予以资金及其他有关方面的援助。(池田教授预测,虽然目前中国的对外援助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但在巴黎协定的框架内,中国的对外援助规模仍将扩大,环境方面的援助比例也将逐渐上升。)

5.帮助全球气候变化受害者的工作要与减排工作同步进行。

二、中国在全球气候变暖应对中起的关键作用

池田教授认为,在巴黎协定的签署与实施过程中,中国的作用与地位是十分显著的,因此他紧接着论述了在全球气候变化应对中,为什么中国是“关键”这一观点。

根据2015年数据,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家,总量达到了91亿吨,几乎占全球总量的30%;其次是美国,总量为55亿吨;日本也达到了12亿吨。但就目前情况而言,美国正在发生变化,因为特朗普总统宣称可能会从巴黎协定中退出;日本经济界的大佬们的反应也十分消极,无意继续推动减少碳排放事务。因此,《巴黎协定》的未来前景并不乐观。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的角色就变得极其重要起来。

2016年中国成为发电量全球第一的国家,96亿千瓦,20年间翻了至少五倍(由此可见中国的能源消耗之大——编者注)。中国也同时正在推动天然气、太阳能、风能、核能甚至地热能等许多新能源开发利用。但在中国,长途高效地输送电力是一项重大的挑战。可以预见,在履行《巴黎协定》承诺的过程中,中国的改变、尝试与相应的环境政策,将反映出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中的关键作用与地位。

三、对于两个中国案例的环境经济社会学考察

池田教授对其秉持的“环境社会学”,更确切的说是环境经济社会学理论进行了阐述,包括:1.环境问题因人类的经济活动而产生;2.应对环境问题的措施也是人类经济活动的一部分;3.无论是产生还是治理环境问题的经济活动都嵌入在社会关系之中。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池田教授所使用经济活动的概念并不限于资本主义(逐利——编者注)的经济行为,而是更为多样化的,包括不以获利为目的互动,如莫斯馈赠理论中所指的互惠关系。经济活动应包含“利己”与“利他”两方面。利他活动也广泛存在于当前的人类社会关系之中,例如互联网上出现的“众筹”现象。因而经济活动并不限于资本主义一种颜色。池田教授的研究便是在多样性的经济环境中展开的环境社会学。

池田教授将围绕环境问题相关的经济活动称之为静脉产业(动脉输送营养,静脉运送代谢废物——编者注),他进一步介绍了此行访华观察的两个中国工厂的案例——一是中日合资汽车报废处理厂,二是一家在华日企食品公司。

中日合资汽车报废处理厂的前身是一家燃煤的中国国有企业,改制后日资占股40%。由于是在原国企的厂址,因此该企业是北京8家同类工厂中唯一位于五环内的。北京市的相关环境政策(摇号、尾气排放标准等)导致近年来汽车报废业务量急剧上升,该企业盈利可观。不过,据池田教授了解,在中国只有十分之一的此类处理厂拥有合法备案,其他都属于非正式部门(因无法监督而存在着环境污染风险——编者注)。因而,政府环境政策十分有必要延伸到这些灰色地带,才能真正达到政策实效。

以蛋糕为特色的日本井村屋食品制造公司受益于中国高铁而在中国获得良好发展。但由于相关食品制作需要消耗煤炭,鉴于北京愈加严格的环境政策,其生产工厂已从北京转至大连,即便如此,大连工厂也必须添加脱硫设备。池田教授由此联想到上世纪70年代欧美国家及日本的“公害输出”,即将污染排放严重的工厂转移至发展中国家。池田教授认为中国应制定政策防止公害转移至农村、地方。中国一方面要发展农村落后地区经济,另一方面也要避免产业转移带来的环境危害,这是一个十分困难复杂的课题,他期待中国能够为全球范围内的环境治理政策提供宝贵的启示与经验。此外,井村屋公司烤蛋糕模具的松树木材是取自经济造林,这也是打造循环经济的一种方法。

池田教授总结道,环境政策包括两方面,一是以改善环境、治理问题的政策,一是推动相应经济活动的政策。平衡这两个方面不仅是中国,也是全球范围各国面临的挑战。要使环境政策发挥实效,企业、消费者、政府三者之间的要建立起信任关系。地区之间、民族之间、以及它们与国家之间,这些不同主体之间的信赖关系十分重要。这种关系旨在相互信赖而非追求利益。池田教授认为,新的形势下,过去由西方主导的模式已经一去不返,在讨论全球环境治理时必须考虑中国的环境政策。未来的全球环境治理中,中国毫无疑问会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池田教授希望,今后能继续参与到对中国的环境政策与动向的讨论与研究之中。

张海洋教授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池田教授的讲座内容做了精彩评议。首先这属于公地问题,同时涉及国际事务,公地边界难以确定,所涉及的知识也特别多;其次,考察“环境”在人类历史中形象变化,从前是崇拜的对象,进入现代后是人类改造的对象即客体,后现代观念则将其作为亲人,因此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发生着转变。张海洋教授认同池田教授联系民族进行讨论,认为很多资源开发是民族地区做出了牺牲,例如水电站建设与藏区水的神圣地位相冲突;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其产品在全球范围内被消费,因而碳排放也要做全球化的考量;讨论保护环境,实质涉及profithonor两个层面,前者对应发展,后者对应人权,发展应以人权为底线;最后回到他者概念,环境作为人类的他者,保护他者就是保护环境。张海洋教授呼吁,应该以少数民族的、世界的眼光来看待环境问题。

在场听众围绕各国环境政策问题积极提问,池田教授一一进行了回应和解答。最后,观众以热烈的掌声对池田宽二教授的精彩演讲表示感谢。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16级硕士生吴越

校阅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15级博士生 张琪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