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徐薇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3

徐薇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2日上午八点半至十点,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现任职于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的徐薇博士作了题为《人类学的礼物》的讲座,介绍了南部非洲人类学的情况和她在博茨瓦纳的田野经验。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包智明教授全程聆听了本场讲座。

 徐老师在博茨瓦纳深刻地感受到当地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她指出,当地人对生命是非常重视的,这并非是对性别的重视,而是对生命本身存在的欢愉。比如一个被访者自己生了8个孩子,并且帮助妹妹抚养了2个孩子。此外,徐老师在非洲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在她去当地大学图书馆查阅资料的时候,图书馆内的卫生清洁人员非常乐意帮助徐老师照顾孩子,他们觉得一个不同肤色的生命是那么的新奇。在博茨瓦纳,当地人对婚礼、葬礼、老人的尊重,同时也是对生命的尊重。徐老师在讲座中向学员讲述了Frances一家人的姓名被命名为当地城镇名字的故事。这是因为Frances的父亲90多岁了,他见证了整个城市的发展,可以说一个老人就是一座城市。当地的很多老人现在喜欢在灌木丛里惬意生活。此外,当地许多生活方式都非常适应当地的生存环境,比如传统的生活产品非常好用,传统食物很容易快速加热。当地主食就是玉米做的粉面,鱼也是当地人的主食,此外还有高粱米。这些食物不仅能提供身体所需的能量,而且还适合当地的气候。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地,人人喜欢吃白蚁,因为白蚁可以治疗风湿。沙漠里的西瓜是当地人获取水份的来源之一。此外,当地人和自然环境也能够和谐相处,博茨瓦纳是鸟的天堂、动物的天堂;当地基础设施还不是很发达,在村子里基本靠步行,进城就坐大巴,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但却非常环保。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当地也发展起了旅游业,当地采取的许多政策鼓励当地人为旅游者表演过往的仪式,但这些都是针对旅游业的。这些被城市边缘化了的族群,很难融入城市生活,所以他们还是倾向于生活在沙漠里。徐老师自己在进行田野的过程中,经常会看到当地人为游客展示舞蹈并进行钻木取火的表演,最后会含蓄地将兽皮放在地上要钱。此外,也有不少年轻人进入城市务工,但是有些人的生活的并不快乐,反而是那些生活在铁皮房里的人们洋溢着生活的微笑。

 当然,田野并不总是充满乐趣的,也充满了危险。徐老师和他先生所住的房间就曾突然闯进几个黑人抢劫,家中所有财物都被抢走了。在非洲,这种事情还很常见,当警察赶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警察的证据搜索也是相对潦草,最后也没有找到劫匪,整个事情不了了之。从总体而言,抢劫犯一般是来抢劫企业的,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企业相对比较有钱。徐老师建议大家,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这样说:Take it easydo not hurt ustake everything you want,做到自我保护。除此之外,在博茨瓦纳社会中,威胁生命的另一重大问题就是艾滋病。美国哈佛大学已经有非常好的团队在当地帮助缓解艾滋病危害,同时也在研究艾滋病造成的各类社会问题。

 最后,徐老师谈到了人类学赠送给自己的礼物。首先是谦卑,要学会装傻。她指出,在田野中对于自己懂的东西要装不懂,承认自己无知。要学会自下而上的仰视别人。在做田野的过程中,面对不知所措的情况,在有疑问的时候,不要放弃,事实上存在就是合理的。第二,就是要有包容之心和选择性遗忘,毅然决然地面对他者,学会感同身受。感受他人的感受,田野就是舞台。第三,要能够面对孤独,孤独的时候就是享受自我,一个人面对学会取舍,学会同自己相处,就懂得了自我。做田野就是过日子,生活即田野,田野即生活,田野中面对的问题就是生活带给我们的问题。

 包智明教授在聆听整场讲座后指出,现在我们把非洲当做重点研究,因为我们对非洲的了解太少了。徐薇的讲座让我们了解了博茨瓦纳的信息以及人类学者的人生体验。另外,我们也可以从讲座中发现,徐薇个人也有很多收获,不仅有学术上的收获,还有生活和家庭上的收获,另外就是中国人类学界的收获。日本人类学界有很多人做非洲研究,每个发达国家都有很多学者从事非洲研究,中国也开始进行真正意义上的非洲研究了。在人类学领域,博茨瓦纳第一人就是徐薇,她可以说是博茨瓦纳研究专家。

 

 学员:徐老师你好,你看到的当地节日是传统性的还是展演性的呢?非洲是否有白人社区,在未来是否可以加入考虑?

 

答:传统的节日展演,是国家自己办的,因为少数部族抗争经济不平衡,为了让他们转移焦点,政府就举办展演,让他们通过舞蹈释放情绪;另外,大量的循环舞蹈比赛,也可以让年轻人观看、学习各类舞蹈。我所接触到的当地校长认为,政府是想通过歌舞来淡化政治意识,用各个村子的舞蹈比赛来淡化权利抗争。

另外,博茨瓦纳白人不多,我本人和白人还没有机会交往。

 

 学员:艾滋病对那边社会有什么影响?

 

 答:亡国灭种的危险,国家现在对这一问题非常重视。美国给了博茨瓦纳很多援助,只要你检测出来携带艾滋病病毒,医院就免费提供避孕套,但是,情况还是比较糟糕,我每周都会发现有艾滋病人的葬礼。在博茨瓦纳生活,要非常小心,医疗也要注意卫生,我生孩子的时候还是选择了私人医院,妇产科医生是白人。另外就是洁身自好,避免血液接触。

 

 学员:做当地人类学研究会不会对当地华人企业有所帮助?

 

答:会的,因为中国企业已经垄断了当地的建筑行业,我们或多或少有助于他们对当地文化的了解。我本人会参与到相关的项目中,从社会文化的角度,来看中非的文化差异。很多时候作者是在场的,对当地人的了解是正面的反馈。当地人也可以懂我们的文化,从而尊重我们,这是一个双向的收获,中国企业老板也看到了这些。所以中国公司支持我。中国在现阶段确实不了解当地文化,尤其是当地文化,这需要学界和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德国科隆大学文化与社会人类学博士生周阳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