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Robert Foster教授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5

Robert Foster教授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5日上午十点十五分至十二点,在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美国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人类学系Robert Foster教授作了题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人类学研究:1984-2013年的三个项目》(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in Papua New Guinea: Three Projects, 1984-2013)的精彩讲座。

  Foster教授首先简要介绍了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 PNG)进行的这几项研究的情况。从19842013年间,Foster教授一共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进行了3个主要的研究项目:一、19841990年的研究,其主题关注的是丧礼和礼物交换、经济和文化变迁;二、19902002年的研究,主要关注的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作为一个拥有多元文化的新兴民族国家的构建过程;三、2013年的研究,所关注的是巴布亚新几内亚逐渐普及的手机在当地日常生活中的影响。Foster教授对这三个项目的讲解主要从三个方面加以展开:为什么对这些题目感兴趣?怎样做田野?从中学到了什么?

  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处西太平洋,对于西方世界来说,这个国家地处偏远又充满异域风情,是经典的人类学研究地。Foster教授从《国家地理》杂志的文章和图片那里,开始对巴布亚新几内亚感兴趣,一直希望到一个和他所熟知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看看。他后来进入芝加哥大学师从Nancy Mann教授学习,阅读的第一本人类学著作便是马林诺夫斯基的名作《西太平洋的航海者》,之后又阅读了Annette B. Weiner所著的Women of Value, Men of Renown一书,发现两个人类学家到同样的田野点作调查,却能够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他从此开始对人类学着迷。他自己最终选择巴布亚新几内亚作为田野点,主要基于两点考虑:首先,巴布亚新几内亚这个区域的研究诞生了一系列人类学经典著作,被认为是具有极高声望的人类学田野点;其次,当时并没有关于该地的成熟的区域研究基本架构,只有在人类学家之间进行交流,因此有进一步研究提升的空间。

 Foster教授的第一个项目始于1983年。他指出,当时难于搜集有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资料,也不可能进行田野预调查,研究计划基本基于既有的研究文本拟定。起初Foster教授主要受到马林诺夫斯基对岛民之间经济关系的研究的影响,希望到布鲁克(Brooker)岛对陶罐的制作和交易中的经济关系进行研究。但在田野调研的审批过程中,Foster教授发现,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做田野需要经过国家—省级—社区三层审批,而时任布鲁克岛省长的Watson对外国人类学家抱有敌视态度,认为他们做完调查离开后,对当地的发展没有任何回馈,因此拒绝批准Foster教授进入田野,导致最初设计的预调查流产。

 后来Foster教授又想做唐阿岛(Tanga Island)陶罐和贝币交易的研究。当时已有大量1932年基于该岛的田野资料可查,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在陶罐交易中处于核心地位的独木舟制造已经在20世纪50年代停止,而到80年代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陶罐交易了。Foster教授的第二个研究计划又被迫取消。

  随后,在和当地岛民的交往中,Foster教授逐渐发现了他和当地人都感兴趣的题目——丧礼。岛民们告诉他说:“我们的整个文化都是建立于死亡之上的”。在岛上,新寡的女人不剪头发、不洗澡、不换衣服,以此向死去的丈夫致哀,而社区也会给予她一定的补偿。通常,她丈夫的兄弟会送她一些钱和在当地被视为贵重之物的猪。随后,男人们会盖起一座“男人的房子”(Men’s House),主要供给男人使用,但也对女人开放。在丧礼中,还会掺杂猪和贝币的交换。当地人的丧礼是复杂冗长的一套程序,有的甚至会持续二十年之久。他之后即以此开始自己的田野调查。

  Foster教授指出,所谓田野,就是和其他人做一样的事情,参与到他们的活动中去,这意味着一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完全沉浸其中,几乎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他自己也没有进行什么访谈,而从参与他们的活动中学到最多。在那里,他结识了两个好朋友,后来也成为他的主要报道人。一个是与他同龄也对人类学有所了解的Somanil Funil,另一个是较为年长的Badui Manuer。由于当地的方言没有文字,只能通过对话进行学习,因此也主要依赖他们做翻译。由于唐阿岛上两性分隔非常严重,所以Foster教授只能稍微接触到一些年长的女性,了解她们的状况。而当他的妻子加入田野调查之后,她能够顺利接触到所有的女性,而Foster教授反而被她们完全排斥在外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Foster教授多次重返田野点,和受访者们保持着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与他们保持通信,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前面提到的Watson对人类学家的成见。

  Foster教授认为,他通过这个项目,获得了三方面的收获:首先,对丧礼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也对丧礼的比较研究和补充性研究有所启发。其次,他持续关注了文化差异的问题,将其称为“新美拉尼西亚人类学”(New Melanesian Anthropology)。研究者与当地居民之间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而且大家都生活在一个持续不断变化的社会当中。第三,这些岛民其实与西方人共享着殖民历史,在与西方人不断增加的交往和接触中,他们的自我意识也在不断增强。因此在对新美拉尼西亚人类学的研究中,除了民族志以外,还增加了历史的元素。

  Foster教授第二个项目关注的是:一个曾经是殖民地的地区如何成为一个民族国家?国民/民族共同体的概念是如何深入人心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一个有着非常多元的文化和多种语言的国家,人们长久以来以部族的形式生活,没有一个大的民族共同体的概念。但是在这个多元文化的表层之下,他们也有很多的共同点,比如基本语音体系,对基督教的普遍信仰以及逐渐发展起来的物质消费文化等等。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随处可见国家认同与物质消费交织在一起:人们随身携带的背包会织上国旗的图样,到处都有卖可口可乐的人们,电话卡上有正在喝百事可乐的人的图案等等。这一切都表明,人们通过消费同一种商品而想象自己是一个国家整体。(这主要受到以下两本书的影响:《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和《传统的发明》(The Invention of a Tradition))

  在研究方法上,Foster教授主要研究出现在广告中的国家符号,例如银行的广告、出现在货币上的国家符号等等。实际上,当地居民对于这些现象都有非常成熟的看法。当别国的人们对货币上出现国家符号习以为常时,巴布亚新几内亚民众刚刚开始思考何谓一个民族国家的问题。除了分析文本之外,Foster教授还对广告公司等媒体进行了访谈。例如私人电视台EM TV总是把国旗和他们的台标捆绑播放。同时,他也观察了一些全国性的仪式,例如2000年的奥运火炬接力。当时的报纸上刊登了巨幅照片报道此事,冠以标题“我们的时刻”(Our Moment),全国都处于一种激动的情绪当中,认为全世界在那个时候真正注视着他们这个国家,令人深感光荣。从1983年到2000年间,巴布亚新几内亚民众从对民族国家一无所知转变为自然的国家认同,但同时,对于这种国家认同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挑战。例如每年的澳新军团日(Anzac Day),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民众都会因为二战中在Cacoda岛上携手击败了日军而共同庆祝。该岛的纪念碑前飘扬着两国国旗,本来是为了彰显他们之间协同合作的关系,但却因为该岛的领土主权问题而年年激起矛盾。

  Foster教授的第三个项目是关于近年随着手机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普及而带来的社会影响。这个项目是Foster教授与一位研究斐济的澳大利亚学者合作进行的比较研究。手机进入巴布亚新几内亚是20082009年的事情,但是发展得非常迅速,现在已经覆盖了大约40%左右的人口。总部设在牙买加的手机服务公司“Digicel”是这个项目的主要研究对象。Foster教授发现,从Digicel的广告中可以再次看到消费与民族认同的密切联系——他们的大标语写着“让我们的民族团结在一起”(Bring Our Nation Together)。Digicel的市场营销战略非常有创意,特别是他们推出的“移动货币”(Mobile Money)服务很有吸引力。此前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也赞助过一个叫做Telecom的国有电信商,但是在竞争中失败了。Digicel主要通过社会公益事业来宣传自己,例如赞助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奥运代表团,参与社区活动,在医疗卫生和教育方面给予社区大量援助等等。通过这些活动,它成功地宣传了自己,建立起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公司形象,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政府的职能,成为一种“国家实体”(state entity)。同时,因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治安并不好,他们的“移动货币”服务大大便利了人们从城市向乡村汇钱。手机的普及也回应了世界银行对该地的一些关切,例如向当地人介绍和推广如今市场上各种商品的信息。手机的普及也形成了新的社交方式,对当地政治局势产生了一定的压力。当地社交网络如“Sharp Talk”和Facebook上有大量关于腐败等政治话题的讨论,这些行为促成了新形式的政治透明化和政治开放。

  Foster教授的这场讲座令学员受益匪浅,大大拓宽了他们自己的研究视野。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讲师夏珩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