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罗杨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0

   罗杨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19日下午四点至五点半,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现供职于中国华人华侨研究院的罗杨博士为学员们带来了一场题为《柬埔寨人的仪式与生活》的充满异域风情的精彩讲座。这场讲座不仅生动展现了柬埔寨人民的别样生活,将大家引入了一个充满神秘唯美情调的国度,同时也触发、引导了学员们更深层次的文化思考。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龚浩群副教授主持了本场讲座。

 罗杨博士首先探讨了田野调查地点的选取问题。她选取的田野调查地点是柬埔寨的北皇家浴池村、南皇家浴池村、若哈村和克洛文村,并通过四对立体关系网络来加以分析,即村庄所在的吴哥古城的历史与现状的关联,各村在王国等级体系中的位置,村落与周边城市和乡村的交往,与包括外国在内的更广阔世界的接触来对之进行“定位”。

 罗杨博士指出,吴哥古城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其中若哈村之“若哈”意为“晒衣服”的地方,只因国王曾在这里晾晒衣物,并将周围的人和土地赠与了附近的寺庙,所以至今这里的人们仍习惯为寺庙做作服务。在这里,历史与现实很和谐地展现出来:村人们至今仍有“北上”“洗涤”的传统,但这与现实生活中“南下”做营生并行不悖地交织在民众的生活当中。

 从行政的角度讲,当地严密的行政管理阻碍了这四村村民与周边村落和城市的相互来往。但在现实生活中,四村间由通婚缔结的亲戚关系却使得村民们之间保持着密切联系,并进一步推动了年青人之间的互相婚姻。此外,北皇家浴池村门口的小市场也是村民与外界联系的窗口,人们不仅在这里购买物品,也相互交流信息。有趣的是,通过寺庙,许多本地姑娘嫁给了外地游客,外地来此务工的小伙迎娶了当地姑娘。

 在进一步的叙述中,罗杨博士谈到了为何会选取东南亚的柬埔寨作为自己的关注对象问题。她指出,这实际上跟我们对于这一地区认识上的薄弱与误解有关。柬埔寨与我国在地理位置上一衣带水,但我们对之的了解却远不如远隔重洋的欧美国家多。这其间究竟是发达程度不同,还是其文化本身的原因,不得而知。韩国人、美国人都曾在这里试图进行“扶贫”和“心灵教化”,但无论是美国人为使当地“脱贫”而搭建的牛棚,还是韩国人为“感化”当地人心灵的而建立的教堂,都不曾在村民的生活中引起任何波澜,他们一如既往地生活着。

 柬埔寨就是这样一个国度,看似“被动”,但却十分“坚持”。尤其是在关涉自己的宗教仪式、信仰等方面,他们倔强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比如,在进入寺庙前必须“脱帽”,在念经或做仪式时必须双腿放一边端坐,在进入皇宫参观时必须穿有袖上衣和过膝裤子等等。

 接下来,罗杨博士跟学员分享了她的田野经历,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她指出,未曾亲历田野的我们所得的关于柬埔寨的信息多是这里的“苦难”与“贫穷”,但当亲历过后就会发现,原来柬埔寨人的生活并不如我们所认为的那样“苦难”与“贫穷”,他们拥有自己对生命价值和意义的独特感受与追求。

 可以说,对待“冷”与“热”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柬埔寨人的价值追求和意义诉求。首先,从时间上讲,柬埔寨人喜欢在“冷”的时候进行仪式,比如对亲人骨灰的安放等均选择“冷”的时候;从空间上讲,他们则喜欢将亲人骨灰安放在高处的陵塔,并在旁边放上水,使之保持“冷”的状态;从社会生活讲,柬埔寨人认为“杀生”与“不孝顺”等是“热”的生活方式,不能使其从业者拥有美好未来。相反,那些从事“冷”(不杀生、孝顺等)的职业的人,则可以获得好的业报。与此相对应的是,柬埔寨人崇尚简单质朴、“礼仪周全”的生活。但令人不解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柬埔寨人却喜欢温暖的棉被、床垫。在饮食上嗜辣、甜、咸、酸;在服饰五颜六色,极其艳丽;舞蹈、音乐上“千回百转”,无所不用其极。

 罗杨博士认为,柬埔寨人的“冷”、“热”喜好,似乎折射出他们关心的似乎不在此生的“自我”,而在“别处”——彼岸世界,或者祖先,或者来世。为此,他们热衷“功德”,与之相比,我们则更热衷“当下”,或许也因此而忽略了很多应当的“功德”。

 罗杨博士的讲座风趣活泼,同时又生发出对于一些问题的思考。比如说,关于田野调查中的“主体”性问题;概念张力性问题;日常生活中的仪式与旅游展演的仪式问题;生活在“彼岸”与“现世”的问题等等。

 在讲座之后的评议和互动环节,龚浩群老师指出田野调查工作者应该认真、细致地观察“当地民众”,在表述所观察到的仪式与生活时,也应尽量站在“当地人”的位置来进行描述,同时也需要解释其背后的社会文化内涵及其产生原因。龚老师还指出,在田野调查中,尤其是在对异域的文化解读中,对“概念”的运用,务必要结合当地的文化所指,尽量采用准确的表述。

 鉴于罗杨博士所讲的柬埔寨人似乎有点“懒”的问题,龚茂富、陈世伦、雷雯等指出,不同文化模式下的人们有不同的价值追求和人生信仰,我们不能厚此薄彼,必须尊重各区域内民众自由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李静玮提出,随着柬埔寨旅游产业的开放,会有部分生活中的仪式演变成旅游“展演的仪式”,针对这一问题,罗杨博士作了回应,她认为或许是因为柬埔寨人价值追求的原因,在柬埔寨的现实生活中,演变为展演的仪式十分少见。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高艳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