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周星教授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1

周星教授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1八点半至十点,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交流学部周星教授作了题为《人类学在中国讲述“日本”的可能性和意义》的精彩演讲。在演讲中,周星教授阐述了中国人类学做日本研究的必要性,并根据他在日本的生活体验和田野经验,指出了几个限制我们进行人类学日本研究的观念和概念,最后为学员们介绍研究日本时可以参考的相关研究成果。

 周星教授首先提出“无视日本的中国人类学”这样一个观点。他指出,因为惨胜的战争记忆犹存,中国民众对于日本抱有复杂的情怀。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对日本的态度出现了两个极端:仇日和哈日,但却缺少“知日”。知,就是去到那个国家并了解它、讲述它、让其他人了解它,可是现在没人这样做,我们应该肩负起帮助国人了解日本的责任。从中国国内角度来讲,目前中国民众认知日本主要有三种途径:学校教育、媒体报道和学者介绍。在学者介绍方面,有一些中日比较研究做得还不错,但是这些成果虽然可以为国家建设提供一些参考,对于普通民众认识日本却没有多少贡献。反倒是一些中日民俗比较研究,如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中日乡土比较研究项目做得比较到位,这部分知识应该参考。之所以一些比较研究对公众的日本认识没有太大贡献,是因为他们不会“讲故事”,而“讲故事”更能影响公众的国际观。中国的日本学在日本的评价里面,被认为是低水平的,唯一评价不错的是戴季陶(被认为是“知日派”)的《日本人》和黄遵宪的一些日本研究成果。所以可以说,中国的日本研究成果对中国公众没有多少影响,在日本国内也得不到承认。有关中国民众的日本认知,中国人类学基本上没有多少贡献。

 周教授指出,无论是日本研究,还是其他田野调查,有四点我们必须注意,分别是语言、长期居住、比较研究、人类学的方法和理论(如问题意识、思考路径)。目前中国的日本知识有两处欠缺,一则没有在社区的长期居住经历,一则没有按照人类学的概念体系来理解对象社区。在日本生活过的人很容易做民俗比较,但是,要想深入了解一个社会的深层结构和文化体系,就一定要住下来。

 接着,周星教授提出了几个我们认知日本时遇到的障碍,并简要介绍了我们在日本研究中应该参考的研究成果。第一、大中国与小日本的观念。认为日本没什么,惯性地在日本找中国。但是,日本的文化对我们而言就是异文化,不应该在日本找中国。第二、日本本身也处于认知边缘地带。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日本所谓的东亚概念中也不包含自身。但是另一方面,在欧美体系中日本也处于边缘地带。阅读日本学者的著作,很多带有东亚字眼的著作里面有中国研究,有朝鲜研究,有越南研究,有韩国研究,却没有日本研究,最多只有冲绳研究。日本人类学很少研究日本社会,就更不用说做日本田野了。日本著名的人类学家末成道男教授也曾承认,比起国外,日本人进入自己国家的社区更难。一则,时间都耗费在客套之上,一则,日本人始终在寻找一个人与人之间等距离的感觉。以上种种,使得人类学家永远被放在一个相对的距离位置之上,不会太疏远,也不会太亲密。即使是日本学者都意识到进入自己的社区很难,只能在试错中进入田野。末成道男教授称其为“日本社会的隐蔽性”,认为很难揭示日本社会的结构性,所以建议学者选择自己生活的社区和工作的地方做日本田野。在这样一个矛盾的环境下,日本人一直在寻找自我的定位。如日本民俗学者(如柳田国男)对于自身社会的民俗调查成果,日本人类学家(如中根千枝、梅棹忠夫等)的“日本人论”和“日本社会论”等等。中国做日本人研究时,绕不开这个研究体系。一直以来,日本对异文化的兴趣远远大于自身,日本学家即使在讨论日本社会时,也通常是将自己的海外田野与自身社会进行比较,受到外界的刺激,进而认识自己的文化特质,所以在讨论时,日本学者的论述通常都是有感而发,讲的是国外的故事,同时也是自己国家的故事。中根千枝的《纵式社会的人际关系》就是她研究尼泊尔社会、印度社会后,内心受到冲击,进而感受到的日本社会的结构特点。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我们在做日本研究时,不能够忽视欧美的研究成果。西方的日本学很发达。日本大致是唯一一个实现了现代化的非西方国家,欧美有大量研究日本的学者和机构,从比较文明论的角度来研究日本。

 周星教授最后总结认为,中国国内的故事太单一,世界上有那么多故事,我们要亲自去采集,这是海外民族志的第一步。但这不是我们要实现的主要目标。我们还要把它写出来,我们写的东西,对于当地人而言可能是熟视无睹的,但是对于国内人来说,则是崭新的。所以,开放很重要,参照别人自己就不会太差,人类学最重要的就是感受差异,目的就是把故事讲回来。这对中国很重要,中国民众国际观念的形成,需要人类学家带回来的理解系统。这是国家长治久安的路径之一。

 在讲座结束后,周星教授还跟学员们就感兴趣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深有启发的交流与互动。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中心讲师姜娜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