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夏循祥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2

      夏循祥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1下午两点至三点半,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夏循祥博士作了题为《街道的消失与社区的产生:香港居民运动的调查与写作经验》的学术讲座。在这次讲座中,夏老师结合自身的香港田野调查经历,从田野调查的准备工作、田野调查的具体进行、民族志的写作及之后的反思四个方面加以展开。夏老师的讲座内容生动、形式新颖,学员积极参与讨论,讲座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讲座的起始部分,老师谈到了自己为进行田野调查所做的准备工作。他指出,由于自身长期的国企工作经历、研究方向的转变(从乡村研究转到城市研究、从内地研究转到香港研究)以及学科的转变(从人类学专业转到社会学专业),使其在最初接触到香港公民社会这一选题时感受到一种“文化震惊”。老师特别提到了作为他田野作业地点的香港的独特性。作为一个高度城市化的社会,香港人的社会生活具有快节奏、匿名化、竞争性的特点,这就使田野调查者很难找到自己的hosthost community,并且很难与调查对象因持续交流而形成彼此间的心理联系。此外,作为一个被研究“透了”的城市,香港本地的学者每年都会形成一大批关于香港的研究成果,这便使域外田野工作者难以找到有关香港研究的学术创新点。带着即将面临的众多挑战,老师开始了自身的田野准备工作,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的准备:其一是语言方面的学习,包括粤语的学习和英语的学习;其二是在图书馆里搜集关于香港的相关资料;其三是确定公民社会的研究方向;其四是提前复印研究所需的各种书籍和资料。

 接着,老师讲述了自己田野工作的具体开展。他谈到,在到达香港之后,通过自己初步的观察和调查,拟将市民抗争利东街改造成高档社区的案例作为自己的研究文本。然而,在开展田野调查的初期,他面临着田野调查的焦虑,如找不到主题、找不到田野、找不到日常生活、找不到有时间同你聊的人、找不到你观察着的一群人和这个社会、这条街道与这个城市的深层次关系等等,这些都给自己以巨大的挫败感。为此,他在讲座中特别借用了本雅明笔下的都市“浪荡者”的形象——都市中没有目的、随意行走和驻留的一群人——来描绘当时自己所处的情境。然而,暂时的困境亦为研究者提供了一定的机遇,而此一道理尤其适用于人类学学者,正如老师所言,没有田野点的田野,却又无处不是田野点。经过此番思想的转变,老师终于意识到将自己的田野调查对象定位在香港地区的一个个公共事务关注组上,并积极加入到这些关注组的实际运作过程中,如参与观察、深度访谈和做街头问卷。老师在此谈到了多点田野调查的意义,指出可以通过零碎的观察来勾连整体的联系,从而实现对分析对象进行完整意义上的阐释。此外,他还提到了自己田野调查中的双重边缘身份问题,即“离散的”大陆人和不正宗的“香港人”两种身份,并认为伴随两种身份所带来的双向思维可以使自己更好的反思香港社会。

 之后,老师介绍了自己的民族志写作历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希望通过民族志的写作来“挽救”自己的田野。这既是对自身曾经参与其中的抗争所做的追忆和礼赞;又是对人类学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的承担。根据自己人类学和社会学的教育背景,他对自己的民族志写作提出了涵盖两个学科特性的要求,即既能够涵括人类学的民族志,又能满足社会学对理论框架的需求,从而使作品同时具备分析能力和比较能力。为此,在民族志的写作过程中,老师提出了“无权者之权力的生成”这一分析性概念。该概念使研究能够跳出社会运动来讲社会运动,从而既能从作为社会理论概念的“无权者之权力”来谈抗争,又能从作为过程人类学的“权力的生成”来谈抗争。在提出概念的基础上,老师构建起自己民族志的基本研究框架。值得一提的是,老师特别强调了城市公共政治是一种对抗性的合作,即通过对抗来进行合作,对抗是合作的一种形式。  

 在讲座的最后,老师专门谈了自己对于田野调查和民族志写作的思考。他首先谈到了自己六个方面的经验,其一,语言的学习是田野调查的基本保证;其二,对于一个田野调查者来说,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被认同,包括身份的认同,学术成绩的认同和学术伦理的认同;其三,田野调查者需要整理出大篇幅的田野调查报告,并在整理的基础上进行思考;其四,尝试以关键词或理论来进行不同路径的写作;其五,在论文写作的时候,尝试构建出一个概念及其分析性框架;其六,需要对电脑中的资料进行备份。他特别强调了在田野调查中必须遵守一定的伦理规范,其中包括调查时的伦理和调查之后的伦理。此外,他并就论文的写作与发表、后续的访谈等问题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最后,老师指出在后田野时代的民族志写作问题,提出要用民族志来解释或建构理论。他指出,一次田野是可以被反复利用的,一次田野是可以用多视角和多个理论框架来进行解释并进行知识生产。

 在讲座的互动环节,学员们就海外田野工作中的实际问题与夏循祥老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讨论。学员关注的问题主要涉及香港市民社会运动的具体情形,香港市民街道改造的抗争与巴西失地农民抗争的对比、田野地图的选取以及田野调查的相关经验等方面,夏循祥老师和龚浩群老师通过个人海外田野中的亲身经验和海外研究中积累的学术经验,积极为学员答疑解惑,帮助学员们解决海外田野工作中可能会遇到的困难,令各位学员受益匪浅。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硕士生姜流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