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Anthony Buccitelli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2

Anthony Buccitelli博士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1日上午十点十五分至十二点十五分,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助理教授Anthony Buccitelli博士做了一场题为《美国民间仪式过程的研究》(Studies of Passages of Rites in American Folklore)的精彩讲座。该讲座由北京大学高丙中教授主持,Amy Skillman教授作点评,余华担任现场口译。

 Buccitelli博士在分析具体的研究案例之前,向各个不同人文社科学科背景的学员深入浅出地介绍了阿诺德·吉奈普对民俗仪式过程的结构主义定义,即将一个人从一个生命阶段过渡到另一个生命阶段的仪式划分为分离阶段、阈限阶段(这个词在拉丁文里有“门槛”的意思)、以及再聚合阶段,也即前阈限、阈限与后阈限。维克特·特纳在《仪式过程》(1969)中提出的焦点转移,对阈限阶段的“社会性”作了解释,“在结构性的社会秩序中,能够区分种类和群体的所有特性都被搁置了。新来者只是过渡时期的存在,并没有一个确定的位置或地位。”所以,在阈限期(过渡期)的人们不得不在此期间学会服从和沉默,忍受折磨和羞辱,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泥土或灰尘,只是一种能被社会塑形的物质而已。” 之后,Buccitelli博士简要介绍了研究的背景,即民俗学界日益关注日常实践的仪式化、文化多样性、宗教多样性、移民与族群多样性等问题。当前的研究不仅关注社会融合与凝聚,还关注社会差异与矛盾。弱化了研究中“统一”的传统,将研究视角定位在实践的多样性上。最后,Buccitelli博士通过对自己的田野及其学生田野过程中的人生过渡仪式的介绍,比如说拉丁美裔社区由女孩过渡到女人的仪式,结婚前一晚的单身汉狂欢派对,以及波士顿南部新年的大冬天跳进冰冷的海水里冬泳等来呈现美国的仪式过程等,为大家作了进一步的分析。Buccitelli博士将冬泳的海滩解释为阈限空间,将人们跑向冬天寒冷大海的那一瞬间解释为连接旧年和新年的自己,有些人还将此作为融入社区或远离社区的契机,并找到自我的一种方式。Buccitelli博士的新作《记住我们的小镇:波士顿三个族群社区中的社会记忆、民俗和跨地域实践》(Remembering Our Town: Social Memory, Folklore, and (Trans) Locality in Three Ethnic Neighborhoods in Boston)中就有关于这些仪式的具体描述与阐释。在讲座之后的点评阶段,Amy Skillman教授提出,现在美国不仅有婚前的单身汉聚会,也有准新娘的聚会,这种聚会也像单身汉聚会那样,会场上的人喝得烂醉。当然,不同地区的人们也有不同的仪式来庆祝。学员们随后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跟Buccitelli博士作了交流。Buccitelli博士鼓励在座的各位学员去研究美国社会,认为这不仅能增进中国人对美国社会的了解,也能增进美国人对自己的理解,而且这种理解是从人类学的故事叙述与细节描述中得出的,更为生动、具体。

 本次讲座的成功举行,为学员们更好地进行自己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野和思路。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浙江大学博士生夏翠君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