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赵萱同学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6-23

赵萱同学为第二届海外民族志工作坊学员作讲座

 

2013622午四点至五点半,在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等主办的第二届海外民族志暨美国社会民族志研究工作坊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0级博士生赵萱作了题为《耶路撒冷田野调查经验谈》的讲座。赵萱同学以幽默诙谐的语言为大家讲述了他在耶路撒冷进行田野调查的经历、困惑及反思。

       赵萱首先通过盖洛普民意调查初步了解了中东局势,指明了他的研究范围是对后中东战争时代所做的田野。他在对田野点的寻找中,阐述了在田野点选择中所遇到的困惑,指出,调查者曾经感兴趣的几个田野点,诸如伊拉克、突尼斯、以色列、叙利亚等地,但由于当地局势所迫,最终都被迫放弃,最后与导师商议之后选择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对调查者来说也具有较大的魅力,因为它是一个国际城市、两个国家(以色列、巴勒斯坦)的法定首都、三大宗教的圣地。

       赵萱接下来讲述了他在耶路撒冷进行田野调查的整个经历。他从进入田野开始谈起,他指出,耶路撒冷的官方语言是希伯来语与阿拉伯语,通用语言为英语,常见的语言还有俄语、亚美尼亚语、德语及希腊语等。他本人有较为深厚的阿拉伯语语言功底,但希伯来语基础较弱,因此在田野工作中遇到了一些问题。赵萱在田野调查中将自己定位为最重要的报道人,采访研究对象——阿拉伯人、犹太人、基督徒这三个群体对这个“报道人”的接纳态度,对赵萱的整个田野调查工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23月,赵萱正式进入耶路撒冷开始了他的调查,但是一个月之后就不得不离开。主要原因在于当地高昂的物价难以承受,同时也要设法摆脱基督徒的圈子,又由于性别的原因无法融入阿拉伯人的圈子。另外,赵萱对自己要研究的族群对象也有困惑。在获得了导师的建议之后,赵萱于20125月重新回到了耶路撒冷。他的导师建议他在田野调查中去发现文明的冲突是如何在社区之内与个人之间产生的,又是如何超越社区与个人之上的。他这回是重返田野,在一番辗转之后,赵萱先后去了榄村、纯粹的阿拉伯社区谷村、基督教山村德村等地,后来又重返了榄村。

 结合着这些叙述,赵萱谈了自己的思考。第一、他通过阿拉伯及犹太人家庭的一些社会问题案,例如离婚、赌博、性骚扰、毒品教育、节期等世俗问题,来思考家庭与社会实践、社会秩序之间的关系。第二、他通过一些村中的械斗、冲突案例,讨论了族长制度、信仰的作用力在治理缓和、解决暴力事件中的重要性。第三、他通过警察对阿拉伯内部发生冲突事件袖手旁观行为的观察,来发现国家的在场与缺席。他通过调查发现,穆斯林心目中所幻想的哈里发王国才能复兴宗教,团结穆斯林。

 在讲座的最后,赵萱对田野进行了反思。他认为有关耶路撒冷的田野仍然存在问题,主要由以下几方面原因造成:各种客观因素经常将田野过程打断、语言方面的硬伤、研究阿拉伯社区时作为男性的性别阻碍,此外,三种宗教节日很多,而且经常有所冲突,不利于参与观察。研究者在田野工作中,本应保持价值中立,但自己却有着痛苦的伦理纠结;个人很难进入当地社会;在田野调查中充斥着过多的个人情感。

  针对赵萱的田野调查经历、思考及困惑,工作坊学员就耶路撒冷田野中提出的家庭、社会、国家的思路构想跟他进行了交流与互动。在国家的问题上,赵萱以概念的形式对其进行了阐述。龚浩群老师也对他的研究对象、研究思路及某些概念提出了修改建议。老师认为应该避免文化决定论,应该将所有的宗教、文化相对化来看,并将研究对象及生命经历放入具体的生活场景、语境中来看待,而不要带价值判断与感情色彩去理解观察对象的处境。此外,研究对象要明确,所接触到的三大族群,可以对三大族群之间的冲突、相互之间的关联进行进一步的阐释,并呈现在民族志的文本中。她建议,除了写每个社区之外,还可立足于阿拉伯人族群,来写不同的族群、宗教、文化之间的各种复杂关系。研究者所做的田野是流动状态,而构思中的家庭、社会、国家中的内容概念则是固定的,二者之间存在张力,需要处理得当,例如,可以将阿拉伯人作为主线,再论述到对其他文明的理解。此外,所研究的三个问题:家庭、社会、国家要有关注点,要突出重点关注的问题,例如可以通过文明冲突的核心来看边缘的阿拉伯社区,或者是通过边缘的阿拉伯社区来看文明之间的冲突以及各文明之间的相互关系等等。

 

整理人:工作坊学员、云南民族大学副教授饶睿颖

审阅:袁剑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