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学术工作坊“世界田野上的民族认同问题研究”系列沙龙之一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3-04-15
中央民族大学学术工作坊项目“世界田野上的民族认同问题研究”系列沙龙之一


 
民族冲突建构中的国家角色——以非洲卢旺达为例

        
        201343下午,中央民族大学学术工作坊项目《世界田野上的民族认同问题研究》系列沙龙第一期在北智楼516会议室举行。本次学术沙龙的主题是“民族冲突建构中的国家角色——以非洲卢旺达为例”,沙龙由庄晨燕副教授主持,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全体研究人员及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学生参加了本次活动。

卢旺达19944月至7月发生的种族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继二战纳粹屠犹之后发生的最严重的反人类暴行。胡图族和图西族是构成卢旺达社会的两个主体民族,199446,卢旺达当时的胡图族总统乘坐的专机被击落,47始,近20万胡图族对图西族以及同情图西族的胡图族平民大开杀戒,不到3个月时间里,近80万人遇难。究竟如何理解这段历史?这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如何产生并发展到种族屠杀的境地?庄晨燕老师结合Helen M. Hintjens的研究,详细阐述了从殖民时代到20世纪90年代,两个民族之间冲突的建构过程,突出了国家在其中的角色。

1933年比利时殖民者到达之前,卢旺达是一个封建王国,图西族是控制土地、牲畜的贵族,胡图族是平民,双方之间确实存在着经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但并非是族群与族群的对立关系,而且彼此不存在绝对的边界,胡图族平民也可能获得贵族头衔,成为图西族。

比利时殖民者为了统治方便,强行对卢旺达人进行民族认定,并采取扶持一个民族压制另一个民族的政策。二十多年的殖民统治,胡图族与图西族的关系从原来的经济社会不平等变成基于民族的对立,民族冲突成为卢旺达社会的主要矛盾。1962年卢旺达结束殖民统治,获得独立,执政的胡图族政权对殖民者曾经扶持的图西族大肆屠杀,并对没有逃离的图西族实行歧视政策,严格限制他们受教育和进入公职部门的权利。

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际市场咖啡豆价格滑坡,卢旺达经济一落千丈,国家财政陷入困境、社会矛盾激化。90年代初,多党制民主浪潮席卷非洲大陆,卢旺达也被迫结束一党制,组织多党选举。60年代逃离卢旺达的图西族在乌干达组织叛军,要求执政的胡图族政权允许其回国,平等参与国家管理。执政的胡图族政权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之下,利用历史遗留的民族矛盾,将图西族建构成胡图族的公敌、承担所有危机的替罪羊,以此来维持统治的合法性。在此基础上,胡图族政府利用卢旺达民众对等级和权威的服从心理,借助大众媒体和民间组织,精心策划了对图西族以及温和胡图族的屠杀。

卢旺达案例促使我们思考民族冲突的起源,国家、现代技术在冲突建构中的作用,以及社会动员的基本机制。与会师生就上述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并对世界民族研究的定位和意义进行了探讨。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