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讲座纪要|祖先的过去,祖先的未来——比较视野下离散苗族的道德人格研究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8-12-09

  2018年12月6日晚上七点,“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120讲”在中央民族大学北智楼201举行,来自杨百翰大学的Jacob Hickman发表了“祖先的过去,祖先的未来——比较视野下离散苗族的道德人格研究”的演讲。龚浩群副教授作为该讲座的主持人,中心的张海洋教授以及其他来自校内外的师生参与了这次讲座。

讲座伊始,龚浩群老师向大家介绍了Jacob Hickman副教授,他目前的研究涉及泰国、美国和其他地方的离散苗族的比较民族志,致力于人格和自我、道德和伦理、健康信仰、仪式实践、社会变革、跨国主义等问题的研究。

Jacob Hickman在一开始就提到当今人类学的道德转向(ethinal turn)在引发了很多争论的同时,但这也恰恰彰显了其重要性。而他的主题就是通过对道德人类学相关理论争论的回顾,基于自己在美国和泰国等苗族社区做的关于道德人格的民族志,用比较的手法来看离散苗族是如何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适应当地的环境,最后提出道德现实主义(moral realism)对于理解人类道德经验的重要性。

Hickman看来,最近道德人类学转向的研究存在两种“极端”。一种是近十几年学者们所批判的“义务论”(deonology),倾向于将道德视为外在于个人的道德、规则和制度,这个范式被认为受到涂尔干的“道德事实”的影响。通过引用Zigon的观点即“作为社会的道德实际上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是不存在的,而是人们建构出来的”,Hickman指出近些年人类学者对于“义务论”的批判,以Michael Lambek在《普通伦理:人类学、语言和行动》Ordinary Ethics: Anthropology, Language, and Action 提出一种观点即人类学的道德研究应该关注个人是如何生活的,这种专注于对道德主体的研究在Hickman看来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Hickman指出对于经验的研究是道德事实研究的核心,并且他的研究专注于规则而不是观念的研究。

Hickman首先简单地介绍了离散苗族的历史和分布现状。首先是1800年左右,史称“乾嘉苗民起义”的失败使得苗族迁移到更为偏远的山区;1975年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后,数万苗族人成为难民,部分移居到美国、法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家,形成了现在的离散苗族。Hickman指出在苗族人的习俗中,一个人的葬礼可以持续到30年。这就要追溯到苗族关于祖先的观念,比如祖母去世了,但是人们相信她的灵魂仍是存在的。并且在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是要将其请回家并举办盛大的仪式,之后就是20或是30年之后再真正地告别。其中围绕着祖先有着很多人生仪式。Hickman认为仪式在塑造祖先人格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同时他借用Shweder对于道德的分类:个人、社区和神性(宗教相关),对于他收集到的故事中人们的判断进行分析和对比,得出美国和泰国的苗族仅仅在代际方面具有显著地不同,而并非国家或者其他因素。

Hickman认为对祖先人格的本体论假设,并且对在此之下的道德话语和道德判断的分析,可以更好地理解人和社会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

最后,几位苗族的学生对老师的演讲进行提问,并就一些问题进行交流。龚浩群老师进行简单地总结,认为Hickman的演讲使我们对于离散苗族有了很多了解,也让我们对道德人类学的相关理论和争辩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晚上9点多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讲座。


    撰稿人: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2016级硕士研究生 许肖静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