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荣格斯勒•兹贝萨教授“聚焦商业化农场”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6-10-25

20161018日(周二)晚19点至2130分,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六十七讲在中央民族大学北智楼516会议室举行,南非开普敦大学荣格斯勒·兹贝萨教授作了题为聚焦商业化农场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庄晨燕副教授主持。本中心同仁、学生和其他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全程聆听了本场讲座。

讲座一开始,兹贝萨教授先简略介绍了南非现存的土地类型,进而对其中的农场进行更进一步的介绍,分析了农场工人与农场主的关系。农场工人主要分为三种类型:流动劳工、佃农与专职劳工。农场主与这些劳工的关系比起雇佣的契约关系,更像一个家庭。农场主在这关系当中担任家长的角色,无论对方是否比他年长。

接下来,兹贝萨教授将农场主与工人的问题放置在二十世纪机械化的大背景下探讨。一方面,农场的减少与资本主义的介入,使土地不断集中,农场主也随之减少。失去土地的农场主要么选择提前退休,要么与其他农场联合起来,提高技能。而新一批农场主对农场进行改造,出现了非农业生产的新型农场,如狩猎型农场与观赏性农场。

另一方面,农场劳工在机械化的浪潮中要么幸运地被购买农场的人留下来继续工作,要么被迫离开了他们世世代代工作的农场,然而《人口通行法》限制了城市的人口流入,使没有通行证的农场劳工无处可去,成为“滞留者”。直到该法被废除,农场劳工才得以自由进出城市。可是缺少城市所需的技能的劳工仍旧面临就业难的问题,因此在城市边缘,甚至在农村边缘,开始出现了贫民窟,形成了被孤立的边缘群体。而掌握了先进机械运作的技工则很快被农场主雇用,面临失业的主要是传统工人。

随后,兹贝萨教授分析了南非去城市贫民窟的进程以及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他鼓励学者们去研究这些从农场走到贫民窟的劳工,重视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与反抗精神。他认为,城市与农村的贫民窟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反抗,糟糕的境遇将会催生新的条件,让他们得以更多地给政府施加压力,以解决市场不能够解决的土地问题。正如兹贝萨教授所说——“凡事都像硬币一样具有两面性”。

最后,庄晨燕老师简要地向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介绍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土地问题以及采取的土地政策,认为南非的土地问题在中国具有普遍性。在座老师和同学们也提出了感兴趣的相关问题,兹贝萨教授一一解答。本场讲座在轻松、欢快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2016级硕士生毛筱倩)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