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欧洲民族志与人类学理论的反思”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6-11-07

    2016年11月3日晚18:00至20:00,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举办的“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七十一讲在文华楼西区一层报告厅举行。来自哈佛大学的迈克尔•赫兹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教授进行了主题为“欧洲民族志与人类学理论的反思”的精彩演讲。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的张海洋教授主持了本场讲座,中心和其他校内外感兴趣的老师、学生全程聆听了本场讲座。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教授从欧洲大陆(希腊)的人类学研究开始谈起,提出 “人类学的研究方法本质上带有殖民主义的痕迹吗?”的反思性问题。教授做了否定性的回答。他认为人类学家提出的权力结构的分析视角是为了解构殖民主义。很多人反对西方主义、反对全球化,但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程度地被嵌入在全球化的社会体系之中,全球化也并不意味着完全的一致性。所以,“比较”意味着在全球化的视角中发现不同的文化,对不同事物进行不同的解读。

  非洲经常被西方人类学家假设为没有历史,但是西欧的小村庄明显是存在历史的。人类学家应该如何研究历史是值得研究的问题。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教授在讲座中试图解构“西方”的概念。在他看来,事实上并不存在统一的“西方”,就像不存在统一的“东方”一样。由于人类学这门学科具有较强的“反省性”,很多人类学家对自己所处的社会进行批判。但是,赫兹菲尔德教授认为,西方社会对这种反思走得过远。人类学作为一门反省性的学科,目前应该反思自身,返身回到欧洲,做自己社会的研究。赫兹菲尔德教授也论及希腊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希腊虽然被欧盟接受,但是英法德等欧洲强国依然带着自身的种族傲慢感审视希腊。

 赫兹菲尔德教授认为,欧洲的社会批评家和人类学家对人类学的贡献主要有以下三点:第一,研究了移民和海外移居群体;第二,把非西方的人类研究模式带回到西方;第三,重新思考亲属制度(不一定只是基于父系继嗣)。在赫兹菲尔德教授看来,欧洲人类学研究可能有的理论突破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基于欧洲的种族主义和移民背景,人们对“身份”已经有很多不同的思考,因此,可以重新定义西方的身份认同观念。第二,文化亲密性。第三,研究上层人士:官僚、律师等。第四,对人类学理论的反思也应该在人类学的中心(欧洲)来进行。

 讲座结束后,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的潘蛟教授作了精彩的评议,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提出了感兴趣的相关问题,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教授一一解答。本场讲座在轻松、欢快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2016级硕士生王文奕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