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族学人类研究中心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政体概念的人类学反思”讲座纪要
编辑: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已读:次    发布日期:2016-11-07

 2016111日(周二)晚18点至20点,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系列讲座”第七十讲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一层学术报告厅举行,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迈克尔赫兹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作了题为“政体概念的人类学反思”(Rethinking the Polity: 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s from Greece and Thailand)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张海洋教授主持。本中心以及其他校内外感兴趣的老师、同学参加了本场讲座。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现为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被我国教育部授予“长江学者”称号。赫茨菲尔德教授的研究兴趣十分广泛,在社会理论、人类学史、社会诗学、历史政治、欧洲研究(尤其是希腊和意大利研究)、泰国研究等方面著述颇丰。他的代表性作品包括:Evicted from Eternity: The Restructuring of Modern Rome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9),Cultural Intimacy: Social Poetics in the Nation-State (New York: Routledge.1997); The Social Production of Indifference: Exploring the Symbolic Roots of Western Bureaucracy (Oxford: Berg.1992)。此外,他还是《人类学:文化和社会领域中的理论实践》(中译本)的作者。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教授在讲座开始之际,开宗明义地讲到“政体”(polity)这一概念非常重要,它可以将人类学中“生活方式”和“政治情境”之间的重叠性进行概念化。赫兹菲尔德教授用泰国曼谷(关注抵制市政府实施的驱离)和希腊克里特岛(关注高地村民与政府官僚之间的复杂关系)的例子试图表明,若要理解诸如派系纷争、地方主义等内部政治现象,一种新的方法是将政体概念重新带回到社会分析的核心。

 在讲座的第一部分,赫兹菲尔德教授就他对政体研究的兴趣、田野地点选择以及问题意识进行了说明。引发他对政体进行对比研究的原因是他在希腊和泰国两地进行田野时所发现的两国政体的高度相似性:现代国家和地方共同体的共存状态。由此,他提出了对政体的新思考,即如何看待一些社会无国家而有特定社会关系和政治组织方式?如何理解现代民族国家政体和地方共同体的共存现象?如果国家普遍存在,那么是否有必要对国家进行分类?

 随后,赫兹菲尔德教授就非人类学家和人类学家对国家定位、政体的差异进行了说明。他认为非人类学家将国家视为静态的政治结构,而人类学家将国家看作动态的、不断建构的文化过程。教授还指出,英法的国家模型是以家为隐喻来投射国家的情感,这与中国的国家概念不谋而合。赫兹菲尔德教授对政体的处理方式是,将其看作是政治体系和生活方式的结合体。赫兹菲尔德教授对普通民众如何体验政治关系给予了充分的关注。

 法国历史年鉴学派的代表人物布罗代尔在关于地中海的研究中,区分了居于城市的中心位置和山民的边缘位置。赫兹菲尔德教授结合自己的田野经历,认为无论是东南亚社会还是地中海社会,都存在等级制度和平权主义并存的状态。此前一些针对非洲社会的研究成果表明,非洲的某些地区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治结构,其政治组织形式是靠裂变来进行的。而教授惊讶地发现,欧洲亦存在类似的政治组织形式。从外部看,欧洲有科层制的国家等级体系;从内部看却也存在裂变特点。在赫兹菲尔德教授看来,大小规模不一、层次多样的裂变组织,其内部是有忠诚和认同感的;也正是共有的认同使得裂变分支能够形成联盟,从而对付更大的团体或者其他分支。而在现代国家那里,裂变分支结构也就成了地方社会的政治组织形式,成为国民想象政治生活、组织社会关系的重要纽带。同时,世仇也存在欧洲社会中,其规模大到国家,小到街区、邻居组成的小团体。它更多的意义上是道德共同体,且具有文化亲密性。

 随着分支裂变和世仇组织形式的诠释,讲座进入到了第二阶段,即对希腊和泰国的可比性进行了阐述。赫兹菲尔德教授列举了一些比较要点或者说两国面临的相似性问题:希腊和泰国都有强烈的隐性殖民主义,尽管在形式上两国都没有被殖民,但是却受到殖民国家的欺凌和文化、价值观念的侵入;都试图推行单一的民族文化模式;国民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有差异,这从他们用以指涉国家和共同体的不同术语可见一斑。此外,教授分享了希腊和泰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由于受西方影响而呈现出的相似现象:传统和西化并存。这一点在王权掌握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家庭等私人场合穿传统服饰,而在正式的对外场合中,却着西式军装、元帅服。他们对服饰如何适应场合极其关注,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王位被篡夺的后果。赫兹菲尔德教授借用另外一位哈佛人类学教授提出的“银河政体”概念来解释强有力的科层制体系和相对薄弱的地方共同体力量之间的博弈关系。星球可比喻为王权,星云喻为地方力量。政体的边缘随着王权的强弱而收缩和扩张。代表中央力量的王权越强,地方力量就越弱,反之亦然。

 赫兹菲尔德教授还分别对泰国和希腊两种政治组织形式的并存状态及其相互抗衡、协调、博弈的过程进行了详述。泰国为推进现代化进程一度重建新都,并开展各种文化部署。泰国为了建立起强大的君主制政体,试图根除地方性共同体。而地方共同体则对现代科层制进行各种形式的反抗,诸如各类象征反叛的建筑、争取土地使用权、坚持自己文化信仰等。希腊也以类似的情况上演着地方共同体和现代国家政体之间的对抗。赫兹菲尔德综合自身的田野调查和此前学者的研究,认为在城市中心地带存在着的裂变形式的事实,警示我们重新思考权力、权威和地域性之间的关系。

 在整场讲座的结尾部分,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的王建民教授对讲座做了简要而深刻的评议。王建民教授直言自己受到讲座的启发:迈克尔赫兹菲尔德教授使我们关注到在现代民族国家的框架下依旧存在分支裂变性质的地方共同体力量,即使在希腊这样的欧洲国家有存在这种现象。此外,王建民教授将赫兹菲尔德教授所提及的泰国地方共同体勐和中国西双版纳地区的勐傣进行类比,并给予分析。最后,王建民教授强调赫兹菲尔德教授以泰国和希腊的个案研究提供了理解政体的新视角,即政体是政治组织形式,更是生活方式。

 撰稿人: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2016级硕士生颜修贵

友情链接: | 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 | 世界人类学组织联合会 | 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中国社会学网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